飘柔文学 书籍介绍 章节目录 我的书架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收藏本书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体大小: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泪落君前 第一百三十七 寸步不离


  辛夷带着御林军在皇宫之内寻不到,又分散队伍到艮山城寻。在月西移之后依然一无所获,辛夷心急之下,欲招集军队往艮山城外寻。

  仇隙轻轻拉住任诞,附到他的耳朵边,轻声道:“夫人即然已答应陛下,会一直追随他,就决不会躲到艮山城之外。她现在一定是在皇宫附近躲着,应该是她布下阵法隐蔽起来,才至使我们寻不到的。”

  “你真是够懂夫人的了!”任诞指指仇隙,道:“还好你够聪明,这话没直接跟陛下说,不然陛下那你该说不清了。”

  “就因为怕陛下误会,才没敢直接去跟他说。”仇隙苦笑道。

  “恐怕不是误会,克制好自己,克守君臣的本分。现在陛下跟夫人在置气,夫人迟早会是皇后的!”任诞盯着仇隙警告道。

  “我一直都是忠于陛下的,别的……我一定会克己复礼!”仇隙紧握双手保证道。

  任诞拍拍仇隙,走到辛夷的面前,拱手施礼道:“陛下,微臣听说夫人曾答应,会一直追随陛下。所以微臣大胆猜测,夫人一定是在皇宫附近游玩,决不会离开艮山城的。”

  辛夷眼睛一亮,轻轻喃道:“对,落凡虽然会耍耍赖皮,但却非常守诺,她一定是在附近,布个阵躲起来了。”

  “仇隙,传我令!即刻招集十万官兵,以皇宫为中心展开拉网式搜索。”辛夷对仇隙下完令,又对任诞称赞道。“任诞果然聪明!”

  “不是我聪明,陛下是知道的,只是眼下着急忘记了。”任诞俯首道。

  “是啊!等待一万多年,又寻找了两千多年,她不见我能不慌吗?……真想折了她的折翼,把她锁在我的身边。”辛夷苦笑道。

  “陛下不但不能折夫人的翼,还要让她去建功,到时她为皇后就成了顺理成章的事。”任诞道。

  “我的皇后我决定,谁敢有异意都是自寻死路。”辛夷冷着脸道。那浑然天成的霸气,让他身边的人不由自主地跪了下来。

  任诞跪下来,轻声道:“就怕夫人不会喜欢事事靠陛下!”

  “也对!她平时和顺好静,但一担好强起来,我也拿她没办法。”辛夷无奈地轻叹道。

  十万军队在仇隙的带领下,每一个寸都不放过。直到天将亮时才有所发现……

  “陛下!”仇隙飞到辛夷面前跪下道。“有士兵在一个山洞里发现了异样,微臣去查看了一下。那里看似空无,里边实则布个阵。现已布下重兵把守,陛下要不要去看一下?”

  仇隙到那一看就知道那里落凡布下的阵法,但是他知道自己不应该知道。于是就先布下重兵,才回来通知辛夷。

  “即刻带我去!”辛夷经过一个晚上的追寻,脸上尽是疲惫之色,听到这个精神为之震,竟觉尽扫疲惫。

  辛夷走入山洞,便知道这阵法是落凡布下的。他即喜又怒,喜是因为终于找到落凡了,怒是因为看这阵势如果不是他寻来,落凡大概会在这里躲个天长地久。

  辛夷伸手把阵法震碎,落凡便从空中飘落。辛夷伸手把她接入怀里紧紧抱住,落凡也没醒来只是在辛夷的怀里,寻个舒服的位置伸手缠着他继续睡。

  辛夷看着落凡那沉睡的俏脸,竟觉自己喜多于怒,一时之也舍不得把她叫醒。尽管她现在不爱他,至少他们之间还有上万年的习惯……

  “臣等恭迎夫人回宫!”随着任诞一声高呼,满山尽是恭迎之声。吓得落凡从辛夷的怀中惊醒,张着还睡意朦胧的眼睛,不明所以地看着眼前密密麻麻的人头……

  “为免生出不必要的麻烦,从今天起你就尺步不离地跟着我吧!”辛夷看着落凡不疾不徐地道!

  辛夷说完就抱着,还搞不清楚状况的落凡飞回他的寝宫。

  “你快点,我赶着上朝的!”辛夷催促道。

  “我又不熟练,你着急的话就自己穿呀!”落凡不满地道。辛夷一回到寝宫就把龙袍交给她,明明很赶时间,却还在这里跟她瞎耗。

  “我每天都很赶时间,你不能总拿不熟悉来推脱。赶紧熟练起来……”辛夷看落凡越急越乱,只能暗自连连哀叹了。

  “好了!”落凡实在没办法,只好捻诀把龙袍搞定。此时不用仙术更待何时?

  “你……这次先放过去你!”辛夷无奈叹了口气,握住落凡的手就往外走。

  “你要拉我去哪里?”落凡快步跟上辛夷道。

  “上朝!”

  “你上朝也要我跟在旁边?”

  “对!”

  “不行!我往那一站,人家会怎么想?”

  “该怎么想就怎么想!”

  辛夷这次真的打定主意让落凡跟着了!上朝她站在他的身边,下了朝又要她跟着他呆在御书房。

  此刻御书房内,落凡不满地看了一眼,身边的辛夷上百次后,终于忍不住对他道:“辛夷,你真的没必要这样。我答应过你,会一直追随在你身边,就绝对不会失信的!”

  “你觉得你昨天没失信吗?”辛夷低头批着凑折道。还是不疾不徐的声,让人听不出喜怒。

  “我昨天哪有失信?我就在皇宫附近!”落凡不满瞪着辛夷道。

  “你所谓的附近是有多近?”辛夷停下笔,丹凤眼含怒瞪向落凡。

  “就离皇宫不过一百里!”落凡理直气壮地回视着辛夷。

  “你不会不懂咫尺天涯吧?你躲在山洞里布下个阵,这距离跟天涯海角有什么区别?”辛夷怒道。

  “那我以后不布阵躲了,你不用让我当个跟屁虫了吧?”辛夷讲的话句句在理,落凡一下子就蔫下来了。

  “我给你的信任已用完了,你就这样跟着吧!”辛夷忍下怒气,继续批折子。天知道他有多忙,有多累,偏偏落凡又不让他省心。

  “你决定好要我寸步不离地跟着了?”信任用完?这句话让到落凡怒了。她向来讲信,最听不得这句话了,偏偏这句话在辛夷的嘴里说了出来。

  “对!”辛夷头也不抬地道。

  “那我们就要旧说重提了!”落凡咬牙道。

  “说!”辛夷皱眉道,他隐约觉得落凡的话会让他生气。

  “你跟你的贵妃在床上努力时,我也要在旁边跟着吗?”这是唯一可以拒绝“寸步不离跟着”的理由了!

  “对!”辛夷深吸一口,把刚升起的怒气压下来道。

  “凭什么?”落凡怒火从中烧,站起来拍桌道。吓得守在旁边的宫人都跪了下来。

  “就凭……”辛夷一把把落凡扯入怀里,狠狠地吻上她的唇。落凡紧闭双唇,怒瞪着辛夷。辛夷在她的唇上用力一咬,冷声接着道。“就凭你像木头一样的表现”

  “我又不是你的妃子,像不像木头关你什么事?”落凡推开辛夷,站起来用力地抹着嘴唇——抹去那份心动

  落凡抹唇的动作,徹底惹怒辛夷了。他猛地把落凡扯过来,捏开她的檀口,把舌尖探入她嘴里与之纠缠。

  属于辛夷的诱惑,辅天盖地而不来。所有控制力随之崩塌,落凡缓缓地伸手勾住辛夷的脖了,忘却一切地回应着他。

  感觉到落凡的回应,辛夷欣喜若狂。抱紧她卯住劲把吻加深,不让落凡有退缩的机会。

  “陛下,贵妃求见……”门外的尚付觉得此刻来打扰辛夷,简单就是自寻死路。但他偏偏猜掌输给了猼訑,又不忍心让下属来找死,只好自己入地狱了。

  落凡听到尚付的话一怔,正想推开辛夷,但转念一想。又抓紧已经放开了她的辛夷,吻过他的薄唇,从脖子转向他的前胸。那双纤手也不安分地去扯开辛夷的衣服。

  落凡突然的热情,让辛夷不禁轻吟出声。那双手像自己有意识一样,往自己渇望之处探索而去……

  “陛下…贵妃现在在门外,如果不方便见我让她回去了。”御书房里安静得暧昧,尚付决定最后问一次,若是再没回应,他就让那个莫如滚了。

  “让她马上进来!”落凡对自己沙哑的声音,感到惊讶无比。她惊了一会,又去吻辛夷,双手更是不安分地上下其手。

  落凡的回答让尚付一怔,不知该让莫如进去好,还是让她离开。但莫如却在他犹豫时,自己走了进去。尚付伸头往里看了看,瞬间觉得比被落凡的乱雷劈过还痛苦。

  尚付默默地转身抱着一根柱子,不停地撞着头。猼訑过来拍拍他的背后,幸灾乐祸地道:“自求多福吧!”

  莫如进去一看,正想默默地退出去。却被落凡叫住了。

  “即然来了,为什么一句话都没说就走了?”落凡把手伸到辛夷的衣服里紧抱着他,挑衅地看着莫如道。

  莫如忙跪下来,把头磕到地上,一言也不发……这种状况她实在不知道说什么!

  “滚出去候着!”辛夷因情欲而沙哑的声音,透着浓浓的不悦。

  “是!”莫如忙站起来,往门外走过去。

  “不准出去!”落凡朝她喝道。

  莫如心一惊忙加快脚步往门外走去,可她刚走几步,就被一条蓝色的缎带卷了回去。

  “说了不准出去,还加快脚步走,非逼我动手是吧?”落凡收回缎带道。“再敢出去,下次缠上的可是你脖子了。”

  莫如看看辛夷,见他正低睑帮落凡整理衣服,对落凡的话不置可否。她一时间不知该怎么办,只好再次跪下来磕头。


重要声明:小说“泪落君前”所有的文字、目录、评论、图片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来自搜索引擎结果,属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阅读更多小说最新章节请返回飘柔文学首页,小说阅读网永久地址:PRWX.CoM
Copyright © 2017 飘柔文学-飘越天空的小说阅读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