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柔文学 书籍介绍 章节目录 我的书架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收藏本书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体大小: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霸宠倾城妃 第七十八章 背后之人


  牢房只关了一个人,任何人看到泡在污水里那犹如乞丐的男人,都不会想到他曾经贵为一城之主。

  乔鸿峰看着凤君墨的鞋面,有气无力的说道:“我说了不知道是谁下的千日眠,连这个毒药的名字我都没有听过,再打多少次我都不知道。”

  他实在没有想到这个男人居然强横到能毫无声息的把他带出铜雀城。

  凤君墨睥睨的看着乔鸿峰,眼中只有冷意:“铜雀城乔家已经被灭族了,你还不说吗?”

  “什么。”乔鸿峰一下抬起头来,脏兮兮的脸上带着惊恐紧接着就是愤怒:“你做了什么?我杀了你!”

  铁链牵动着伤口,乔鸿峰却丝毫不觉得疼痛,此人残忍恶毒,他此刻后悔极了,后悔招惹了这恶鬼。

  “不是我灭了你们乔家,我也想知道幕后之人是谁,正是他给娴娴下了毒。”

  乔鸿峰听了,抬眼看向凤君墨,一双眼睛带着怀疑。

  凤君墨冷笑一声:“我对付你就如碾死一只蚂蚁,还用骗你?况且现在乔家已经没了,王家成了铜雀城新的首领,你现在什么都不是了。”

  乔鸿峰浑身是大大小小的伤口,狼狈非常,眼中闪过一丝狠色。

  “若你没骗我,那我现在的确什么都不是。”

  王家早就有野心取代乔家,只是王家的威望、兵力都比不上乔家,可是究竟是谁灭了乔家!

  乔鸿峰不愧为一城之主,不过一会儿就镇定下来:“所以你告诉我这些有什么目的。”

  如果真如对方所说乔家没有了,那么自己现在简直一无所有,但是对方还来见自己,一定是有目的的。

  “现在铜雀城城主府的王家是你姻亲,在你们乔家被屠杀殆尽后,他们迅速上位,背后必定有人操纵,说不定就是那下毒的凶手,我需要你去将幕后凶手找出来。”

  乔鸿峰狠狠的瞪着凤君墨,带着一丝狰狞:“我为何要帮你!你不仅把我绑出铜雀,还严刑拷打,如今我为什么还要帮你。”

  凤君墨打量了乔鸿峰片刻,淡漠的说道:“你要知道,若不是我将你带出了铜雀城,你早就死在火堆里了。而且你不想报仇吗?王家背后的人就是灭了你一族的人。”

  乔鸿峰低下头咬牙道:“自然想,好,我答应你的要求,只是,我走之前可否见云小姐一面。”

  被刑法的时候,他知道清娴在自己的城主府中中了一种叫千日眠毒,危在旦夕,心中内疚不已,可是却毫无办法。

  凤君墨面色一冷,转身离去:“墨一,派人送他到铜雀城。”

  “是,主子。”

  ……

  第二日,云府一片红色,隔壁的天凤亲王府也同样红彤彤一片。

  清娴从云府出发,看了看站在隔壁院子的凤君墨,见对方一身红衣并得意的朝她一笑,她只得认命的上了马,朝着相反的方向而去,一路上迎亲的人吹拉弹唱,几乎走了近半个凤城终于来到了亲王府。

  清娴下了马来到凤君墨身边,见对方一身喜服,嘴角微微上扬,捂住嘴笑道:“走吧,郎君。”

  凤君墨这才伸出手来,清娴牵着他上了凤鸾,自己跳上了马匹。

  “起轿。”

  一路上兜兜转转,又把剩下的半个凤城走了个遍。

  明明就相隔几步的两个府邸,送礼的队伍却生生走遍了一个凤城,十里红妆,凤驾金銮,弄得全凤城的人都知道他们以前的二殿下,现在的天凤亲王‘嫁’给了云将军府的嫡女云清娴。

  “两人真是郎才女貌啊。”

  “这云府小姐真厉害,居然能得了二殿下青眼。”

  “何止青眼啊,这都自己入赘过去了,皇子入赘,这得多大的荣耀啊。”

  两人成亲,云府来了许多达官显贵,隔远见着凤君墨的凤驾金銮,就开始了一片恭贺之声。

  婚礼开始,清娴和凤君墨拜了天地,送入洞房的时候,清娴慢慢的走过凤君墨身边,抿嘴一笑,娇容犹如二月春花,让人砰然心动。

  凤君墨差点就跟了过去,却被凤长卿拦下。

  “喝酒,这种好日子不喝酒怎么行?”

  别人都怕凤君墨,但是凤长卿被打惯了,早就无所畏惧了。

  凤君墨难得没有一拳揍过去,拿起酒杯一饮而尽。

  凤长卿叫了一声好,祝贺道:“好、这一杯祝你们白头偕老。”

  凤君墨一听没有拒绝,又喝了一杯。

  “这一杯儿孙满堂。”

  凤君墨又喝了一杯,凤长卿连着说好话,将凤君墨缠在外面,一脸嫉妒的看着凤君墨,这种可恶的恶霸暴力狂居然都可以娶到媳妇儿,为什么自己的情路那么坎坷。

  闷头喝了一杯,凤长卿又祝贺道:“百年好合!”

  凤君墨皱了眉:“百年不够。”

  凤长卿有些醉了:“那每天都好合。”

  凤君墨这才点点头,一口喝下去:“好了,你可以滚了。”

  他听老人说这种日子必须要有人祝福,以后才能美满,才忍受凤长卿叨叨了这么久,现在用完了,一脚就踹掉。

  然而不如他的意,凤长卿趴下了,云清姗蹿了过来:“姐夫我敬你一杯,你以后一定要对我二姐很好,不然我就让她甩了你。”

  凤君墨冷眼看了云清姗一眼:“那三个夫婿你不想要了?”

  云清姗秒怂,但还是敬了酒,紧接着鸣琴、楚子语等一个一个上来劝酒。

  凤君墨很给面子的喝了一杯,喝的有些醉的雷一鸣踉跄着步子过来。

  “没想到啊,没想到云清娴这种暴脾气居然能嫁人。”

  雷一鸣是真的醉了,一掌拍在凤君墨肩膀上,完全没看见凤君墨的冷漠脸。

  凤君墨一脚踹过去:“走开。”

  雷一鸣踉踉跄跄的摇了摇头:“为什么是你入赘啊,云清娴这个骗子,她小时候明明告诉我她喜欢才高八斗的。”

  凤君墨眼神中带着危险,看向雷一鸣,这个雷一鸣……有问题。

  凤君墨冷声道:“真可惜,喜欢上我之后,她就不喜欢才高八斗的了。”

  八尺高的大汉一下鼻子就酸了:“没事,不喜欢我也没事,兄弟,你一定要对云清娴好啊。”

  凤君墨脸黑了一层,这雷一鸣居然真的敢喜欢自己的娴娴,看自己不打断他的腿!

  鸣琴和楚子语看了一眼,连忙拖着雷一鸣就走。

  雷一鸣一边被拖着一边喊:“她脾气不好,你一定要对她好啊,要让着她啊。”

  众人看着雷一鸣被拖走,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于是上前连连祝贺。

  什么白头偕老、多子多福、一年抱两……

  等摆脱众人来到房间,已经是夜幕了,不知是酒醉还是开心,凤君墨有些微醺,推开房门的脚步有些踉跄。

  清娴抬眸就看见了凤君墨,他今日头戴红色发冠,身穿着绣金丝的红衣喜袍,衬得人越发俊朗挺拔,让人见着心中也莫名欢喜。

  清娴坐在床沿,摇着一双秀腿,掩嘴笑道:“怎么?喝醉了?”

  “今日高兴。”

  凤君墨眼神有些迷离的来到清娴身边,低下身躯握住清娴晃动的双腿。

  清娴低头看着凤君墨,担心的问道:“你干嘛,真醉了?”

  凤君墨看着那绣花鞋摇头:“没有,我为娘子脱鞋。”

  说着把鞋袜褪下,一双大手捧着清娴小巧白嫩的脚,脸靠在清娴腿上,突然亲了清娴的小脚一口。

  清娴吓得脚一缩,却被凤君墨紧紧的握在手中。

  “臭变态,你放开我。”清娴两颊红透了,这家伙果然醉了。

  凤君墨笑了两声,一起身将清娴扑倒在绣着鸳鸯花样的被子上:“我不是变态,我是娴娴的相公。”

  清娴红着脸,气恼的看了他一眼,媚眼横飞,凤君墨抵不住这样的诱惑,开始亲吻清娴的面颊,一手去拉清娴的腰带。

  清娴紧张的抱着凤君墨的脖子:“你慢点来。”

  话音刚落,腰带已经被扯破了,飘飘荡荡落到了地上,紧接着身上的衣服也被撕破了,清娴见对方急不可耐毫无章法的色狼模样,气的一用力翻身坐在凤君墨身上。

  凤君墨果然愣了片刻:“娴娴,怎么了?”

  清娴骑在凤君墨身上,不管不顾的开始扒衣服:“收拾你。”

  凤君墨一听,成大字平躺在床上,任由清娴为所欲为。

  清娴看他这样,乐得不行,一口咬了上去。

  “味道不错。”

  说着慢慢扒开凤君墨的衣服,柔软的指尖触碰到自己的肌肤,凤君墨眼中有些迷离。

  清娴眼中也有些迷离,眨了眨眼睛,打了个哈欠,噗通一声倒在了凤君墨的胸膛上。

  凤君墨等了一会儿,看清娴没了动静,连忙扶起清娴,却发现清娴居然睡着了。

  “娴娴”凤君墨叫了一声,清娴没有回应。

  搭上清娴的脉搏,一切正常,不正常的是清娴中了千日眠的毒。

  凤君墨将清娴放在床上,整理好衣服,他连忙穿衣下床要去找北冥的医师和柳依依。

  一开门,扑簌簌的滚进来一团人,云清姗、鸣琴、楚子语、墨一、墨二、冥医师、连瞎了眼睛的柳依依都混在里面。

  “……”凤君墨。

  “姐夫,我们是路过。”

  云清姗连忙举手证明自己的清白。

  其他人连忙点点头,假装没有看见凤君墨脸上被亲出来的胭脂。

  “主子,我们错了,这就走。”

  说着墨一、墨二就凭借轻功闪的不见了。

  凤君墨没有管他们,直接将柳依依和冥医师从几人中提了出来。

  “娴娴晕过去了。”

  柳依依和冥医师分别把了脉,柳依依忍不住低笑出声。

  冥医师略带可怜的神色看向凤君墨。

  “冥主大人,夫人可能受了千日眠的影响,日后到了这个时候就会陷入沉睡。”

  潜意思就是这个洞房花烛夜没有了。

  “明日会醒吗?”

  柳依依点点头:“这个自然会的。”

  凤君墨听完开始赶人,在一众人同情的目光中愤怒的把门关上。

  上了床,将清娴紧紧的搂在怀里。

  ……

  清娴清晨一醒过来,发现凤君墨欲求不满的看着自己,好像根本没有睡觉一般。

  “你怎么了?”

  “娴娴,你赔我洞房花烛夜。”

  “?”

  面对凤君墨的无理取闹,清娴直接下床去,一下子被凤君墨拉到床上。

  “你赔我。”

  “我怎么赔你?昨晚没洞房吗?”

  清娴一身轻松,因为睡得突然,不怎么记得昨天的事情了。

  凤君墨咬牙切齿道:“昨晚你睡着了,医师说以后到了戌时左右你会准时睡觉。”

  清娴点点头,没有太在意:“没事儿,今天晚上试一试嘛。”

  “我不干,新婚第一天你就这样对我。”

  清娴见凤君墨委屈的像一个小媳妇,只得道:“那你想干嘛?”

  “我现在想要你。”

  清娴利落的拒绝,把凤君墨的脸推开:“不行,我要下床了。”

  白天做那种事,亏他想得出来。

  两人拉拉扯扯,清娴要下床,凤君墨不让,两人讨价还价直到中午才下了床。

  清娴又气又羞,虽然没有做到最后一步,可是凤君墨简直太可恶了。

  清娴坐在镜前梳妆,凤君墨给清娴插了一支凤凰含珠的碧玉簪:“娴娴真好看。”

  说着又亲了一口,清娴连忙捏住凤君墨的脸:“不准再亲了,脸皮都被你亲破了。”

  说完清娴想到凤君墨在床上死缠烂打,首先觉得不好意思的脸红了起来。

  凤君墨笑着把清娴揽入怀里:“好,现在不亲了,我都留到晚上好不好。”

  清娴生气的拧了拧凤君墨的腰,瞪了他一眼:“不准贫嘴。”

  “好,我都听娘子的,娘子身子还乏不乏?我再给你揉揉。”

  “不要你揉。”一会儿又揉到床上,自己不是要哭死。

  清娴看着凤君墨,抱怨道:“我饿了,都怪你我现在还没吃饭。”

  “好,现在为夫就带娘子去吃饭。”凤君墨笑着把清娴横抱起来。

  清娴吓得双手揽住凤君墨的脖子:“你放我下来,外面都是人。”

  凤君墨抬脚朝外面走去:“我是你夫君,抱你又不违背家规,再说了,爹又没在府中。”

  在凤君墨眼里,云家根本没有家规,那个叫云从海的糟老头才是家规。

  清娴见对方不肯放自己下来,脑袋缩在凤君墨怀里当缩头乌龟。

  直到到了客厅,凤君墨将清娴抱在自己腿上,桌上已经摆好了饭菜。

  清娴挣扎了几下,被凤君墨紧紧的困在怀里。

  “你快放我下来,再不放我生气了。”

  清娴看着要不是偷笑要不是低头的丫鬟仆人,觉得老脸都没了。

  凤君墨不舍得将清娴放下来,两人拉拉扯扯好一阵,直到云清姗来了,清娴才一脚把凤君墨踢开。

  假装理了理头发,清娴端坐在座椅上看着云清姗:“怎么了?”

  云清姗一下坐到两人对面,笑道:“嘻嘻,二姐、姐夫,我那个夫婿……”

  “那三个你选好嫁谁了?”

  云清姗摸了摸脸:“没选好,而且我又不知道他们喜不喜欢我,所以我又多列了一些人,这是候选名单,二姐你帮我看一下。”

  清娴笑着接过来,手中一沉:“云清姗,你不会把凤都的青年才俊都画进去了吧。”

  云清姗搓了搓手连忙摇头:“那哪成啊,我就画了二十个。”

  “……”清娴。

  二十个……

  为什么他们云家会培养出云清姗这种奇葩选手。

  清娴只得和凤君墨一同翻开了画册,一个一个的看过去,要不是家里有钱就是能写字画画的。

  清娴随意问道:“云清姗,你这是找个相公还是找个打下手的还是找个小金库啊?”

  “都不耽误嘛,要是都可以的话那就更好了。”

  相公可以伺候自己,下手可以帮自己做机械,小金库可以帮自己买材料。

  清娴把画册合上,定睛看着云清姗:“不要胡闹,把人选规定在五个范围内,五个内总有一个你喜欢又喜欢你的吧。”

  云清姗撅起嘴站了起来,有些不乐意的收了册子往外走去,走到门口突然转过身来。

  “对了,穆月昨晚上走了,他说不当我们的武师了让你再找一个。”

  穆月这个亦师亦友的家伙走了,云清姗还是有点小伤心的。

  但是想想以后再也不用早起跑圈,云清姗也有点小激动,不过穆月走之前把银票都留给了她,云清姗不敢说出来,她怕云清娴揍她。

  说完云清姗蹦跶着就走了。

  “穆月走了?”清娴愣了片刻,“碧海青天不是要让我回去吗?”

  凤君墨搂过清娴的腰道:“他就如同花弦、风弦一样,任务完成就离开了。新来的那个叫幽泉,不过他混迹在宫中,我正在找他的踪迹。”

  那日跟踪穆月找到了地点,他就派人跟踪了那叫幽泉的。只是那隐蔽的房舍,之后却再也没有人去过那里,看来他们应该是沟通一次便会换地点。

  “宫里?”清娴皱着眉头:“他去宫中是想干嘛?”

  凤君墨解释道:“在我们离开凤都去铜雀城没有多久,碧海青天的人趁着我不在动用他们的势力保住了凤后和秦家的地位,凤后因为这件事情对碧海青天言听计从,而幽泉可能就是这次的执行者。

  既然花弦说碧海青天的目的是为了提升你的武力,那他们可能想利用凤后对你的仇恨来历练你。”

  清娴抿了抿嘴,这些碧海青天的人好烦:“有办法找出此人吗?碧海青天的人做事太过放肆,根本不会顾忌无辜人的性命。”

  比如说上次差点遭殃的云清姗。

  “娴娴不用担心,此事我会解决的。”

  碧海青天的人居然想跟他抢娴娴,他早就不满意了,而且这次的幽泉他看过一眼,嗜杀成性的人,极具危害性,这样的人不杀了他只会留下后患。

  如果遇见,他一定一击必杀。

  清娴点点头:“好,只是我三妹云清妙也在后宫之中,君墨,能派几个人看着我三妹吗?我怕她出意外。”

  清娴心中不太安定,想想上一次云清姗出事儿就与碧海青天有关,现在云清妙处在深宫,希望她没有危险。

  “我会的。”

  ……

  东宫。

  云清妙睡了午觉刚刚醒来,睡眼惺忪,揉了揉眼睛,一只手伸在她面前,云清妙想也没想,玉指搭了上去站起身来。

  “阿妙可睡好了?”

  低沉的男子声音瞬间惊醒了云清妙,云清妙连忙把手收了回来,她这才发现自己身边的不是侍女而是新来的医师。这个医师是凤后见她心神不宁找来的,只是她总觉得这个医师很古怪。

  云清妙淡漠着一张脸道:“白太医,你越矩了。”

  幽泉笑了笑,收回了手:“太子妃恕罪。”

  他的任务其实与这位太子妃没有关系,可是这位太子妃真是太奇怪了,于是他没有理会灵昭的命令动了这位太子妃。

  云清妙没有说一句话,眉头皱了皱,她不太喜欢此人,虽然说不上是哪里不喜欢。

  “我这几日身体还好,用不着太医诊治,还请白太医出去。”

  “是。”

  幽泉出去站在门帘处,却是不走,云清妙也不想理他,此人不知是哪个世家出来的,凤后竟然对他很是看重,不许任何人轻慢,有一次太子说了重话还被凤后当场呵斥。

  所以云清妙也不理他,只是自顾自的揉了揉头。眼中流露出悲伤,不知为何,自从秦姨娘死后,许是伤心过度,她总是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尤其是……云清妙抿了抿嘴,打开心经抄写起来,她已经抄写了上百遍,可是一点用也没有。

  “太子妃,东玄的屠苏蓁蓁送来书信。”

  云清妙握着笔杆的手一紧,眼中闪过一丝挣扎,费力的说道:“拿去烧了。”

  “可是。”

  云清妙闭上眼睛,自从上次秦姨娘出事,她心中就止不住对二姐的怨恨,可是她知道这是不对了。

  “拿下去!”

  “是。”

  那宫女面露难色的退了下去,却不知哪里来的银铃之声,云清妙一下睁开眼睛,眸子中一片冷意。

  “谁让你走了,拿进来。”

  杀母之仇,岂能不报,一定是云清娴杀了自己母亲!

  看完了书信,云清妙拿起笔来神色挣扎了片刻,迅速的写好了书信封起来交给宫女。

  “寄给她。”

  “是。”宫女点头应下,慢慢的退下去,心中却有些担心,太子妃这病好像越来越严重了,总是前言不搭后语。

  那宫女退出门去,云清妙的眼泪一下就下来了,但她神色丝毫看不出悲伤,反而一片冷然,就如同在心中吩咐屠苏蓁蓁杀了云清娴一般冷漠无情。

  “太子妃,你可需要我?”

  这声音如同换回了云清妙的神智,云清妙突然意识到自己刚才做了什么,不可思议的看着颤抖的双手不断后退。

  “我、我做了什么,我居然想要杀掉她。”

  “太子妃?”幽泉及其没有耐心,在他认为对方该叫自己的时候对方没有叫自己,所以他自己走进房间。

  “我可以帮你。”

  云清妙摇了摇头,眼泪滚滚而下:“你帮不了我,我简直就是个恶鬼。”

  幽泉看着云清姗落泪,站着没有动,果然又哭了,为什么自己不能完全控制这个女人的心智。

  “滚出去。”

  云清妙抖着手指着门口,幽泉却上前一步来到云清妙的面前,眼中闪过一抹猩红:“看着我的眼睛。”

  云清妙一时意识模糊起来,幽泉伸出手擦了擦云清妙的眼泪:“你怎么这么爱哭啊。”

  说话间云清妙眼神一闪,幽泉挑了挑眉,居然想挣脱他的摄魂术。

  低沉诱惑的声音传到云清妙的耳边:“你最恨云清娴,她杀了最疼爱你的母亲。”

  云清妙意识模糊的重复了一遍,最后慢慢闭上眼睛朝后倒去,幽泉连忙借助云清妙,感觉到怀里温暖了气息,幽泉忍不住抚上云清妙的面颊。

  “你还真是奇怪,还不算无趣。”

  ……

  天凤国大历十二年十二月一日

  这几日天龙、岐月、东玄三国以及铜雀城前来朝凤,万人空巷,凤都的人民纷纷出来瞧热闹。

  朱雀大街上高大的白马前行,长长的队伍带了奇珍异宝。

  许多天凤城民夹在道路两旁,天龙人大都高大威武,一派军人气息。天凤人民看着兴趣盎然。

  突然见着军队护在正中一车架,那马车有着古朴的凛冽,引人注目。

  “这里面是什么人啊?”

  “对啊,如此气派,怕是天龙贵族。”

  “咦,不对,这车马上居然有四翅雄鹰图纹”

  “四翅雄鹰?这是什么啊?”

  “四翅雄鹰,这可是天龙皇帝的车架啊。”

  一听皇帝这样高贵的字眼,众人更是兴奋的议论纷纷。

  清风茶楼

  清娴坐在清风茶楼,鸣琴坐在清娴对面给清娴倒了一杯雨前龙井,外面吵吵闹闹也没有影响二人。

  “鸣琴,这几日还是不要外出了。”

  天龙这次来凤都的居然是天龙的皇帝司马烈贞,上次在铜雀城遇见的那位天龙使臣估计把消息告诉了天龙的皇帝,那皇帝才会来凤都。

  “你人已经不在天龙了,这龙帝怎么还紧追不舍?”

  清娴捧着茶杯皱起眉头,难不成非要把鸣琴置于死地不可?当初把鸣琴逼得流落岐月为奴就罢了,如今这么多年过去了,这龙帝居然还如此锲而不舍。

  鸣琴见对方忧心自己,笑了笑:“也许做皇帝的,猜忌心都大吧,小姐不用担心,我不会自找麻烦的。”

  清娴点点头,两年前她和无名治好了鸣琴,鸣琴当时说有事儿要办,一个月后伤痕累累的出现在她面前,并改了名字,连姓氏也一同抛弃了,清娴便知道眼前这个人是个全新的人,他已经把以前的一切都丢给了那个已经死去的司马琴鸣,所以现在的鸣琴自然不会去报仇。

  “我知道,我就是担心你的安危,今后让雪弦、风弦陪在你身边,我也安心些。”

  鸣琴武功尽失,一个人出去也不是办法。

  鸣琴点头应下,从窗户瞥见一抹身影,笑道:“我知道,凤公子来了,我先走了。”

  清娴又喝了一口茶,没过片刻,一人越窗而入,那人玉冠紫带,一副玉人模样。

  清娴放下茶杯,以手托腮:“怎么才来啊,我还想着你再不来我就自己去玩儿了。”

  凤君墨拉开椅子做到清娴身边,刮了刮清娴的翘鼻子:“在宫里遇见了一些事儿,你定乐意听。”

  清娴偏过身去,嘟囔道:“我才不想听,估计又是凤帝说你了。”

  凤君墨把清娴抱过来,让清娴做到自己腿上。

  “我看见了那个幽泉。”

  清娴看向凤君墨:“碧海青天那个?”

  这个人,凤君墨有跟他说过,清娴虽然没有见过此人,可是此人既然是接替穆月的人选,定是不可小视。

  “他在哪儿?”

  “太医院。”

  “他是太医?”清娴皱了皱眉。

  凤君墨摇摇头:“我派人试了他,此人对医术丝毫不通,而且是一个闲职,平日里行踪不定,经常出入椒房殿,我现在正在派人探查。”

  “行,知道他的行踪就好,至少可以防范于未然。对了,我让你派人照看云清妙,她现在在宫里怎么样了?”

  “宫中传闻,太子妃重病,已经许久没有出东宫了。”

  清娴一听,站了起来:“云清妙病了?为什么没有人知道。”

  太子妃若是重病,这些贵女夫人们定会很快传开,毕竟太子妃的位置,许多女人都觊觎着呢。

  凤君墨拍了拍清娴的背:“是凤后封锁了消息。别担心,她只是心病,自从秦姨娘死后她身体好像就不好,有贴身宫女说她还会时不时出现幻觉,半夜总是惊醒。”

  清娴皱起眉头:“怎么会这样,云清妙虽然爱哭,可是并不是如此脆弱的人啊,这已经过去五个月了,应该缓过来了才对啊。”

  清娴想了想还是觉得不对:“是不是太子的妾侍们用了什么手段,毕竟后宫的女人,没有一个好相与的,她素来脾气软,心里有气也只会忍让,被人欺负了也不会说。”

  凤君墨摇摇头:“我也是今日听人来报,我会让人查,你也不用担心。就算是姬妾所为,她都不会有性命之忧,你三妹对于凤后是颗很好用又容易控制的棋子,为了自己的利益,凤后会保她无恙。”

  清娴揉了揉太阳穴,秦姨娘爱女心切,一心想让她女儿当人上之人,可曾想过云清妙的处境。后宫那种吃人的地方,亲情在权利面前,根本不足说道,凤后能护住她一时又岂能护住她一世?

  “你多派人照顾一下她吧,希望她没遇上什么大麻烦。”

  皇宫和云府,虽在一城内,可是二者间的距离岂只是一城之远,就算是她如今挂了个王妃的头号也不能随便出入。

  “我明日想去东宫看看她。”

  凤君墨搂着云清娴,眼中闪过醋意:“不是说不喜欢参加四国宴会吗?”

  娴娴明明拒绝了和自己进宫,如今却因为云清妙生了个病就愿意往宫里跑,而且还是太子宫,凤君墨一想起太子的嘴脸,就浑身冷意。

  清娴捧着凤君墨的脸亲了亲:“您大人不计小人过,小的这里给你赔罪了。”

  凤君墨淡着脸指了指另一边脸颊,清娴狠狠的亲上去。

  “大人开心否?”

  凤君墨嘴角微勾,装模作样道:“还不错。”

  清娴笑着戳了戳凤君墨勾起的嘴角,凤君墨拉着清娴的手亲了亲,拉着清娴往外走去。

  朱雀街贯穿南北,因为天龙朝凤的使者到来,很多的人,于是清娴和凤君墨就在西街上闲逛。

  看着街角卖胭脂的老婆婆,清娴就瞪了凤君墨一眼。

  “怎么了?”

  “想着你这人心真黑,当初不好好追我就算了,还用你的身份来恐吓我。”

  如今想着当时自己心中所思所想,清娴忍不住发笑,又有些气恼的拧了一把凤君墨的腰,这家伙说不定当时就在心里偷笑自己。

  “说,你当时是不是很得意。”

  “娘子,为夫冤枉啊。”

  “有何冤屈?本娘子亲眼目睹,你还敢狡辩。”

  “娘子,眼见为虚,为夫当日所做不就是为了让娘子坦然面对自己的感情。”

  清娴笑骂道:“呸,你就是想占我便宜”

  凤君墨一脸挫败:“我的计谋居然被娘子发现了,为夫诚心悔过,还请娘子轻罚。”

  清娴四处看了看,看见远处一阁楼,笑道:“那便罚你给你娘子买个宝物赔罪吧,去那珍宝阁看看。”

  两人牵着手进了珍宝阁,珍宝阁因为价格奇贵,一般没有几个人,此时的大堂更是一个客人也无。

  店家见了两人相貌,那店家带着仆从一下跪了下来:“草民拜见二殿、王爷,王妃。”

  珍宝阁的店家做的就是京城达官显贵的生意,京城里的贵人他几乎都认得,此时一看是两人连忙跪拜,生怕这恶名远扬的二殿下一个不高兴就拆了自己的小店。

  这阵仗吓了清娴一跳,连忙将店家扶起来:“店家不必多礼,我们只是来看看珍宝阁的宝物,你就将我们当做寻常客人就好。”

  “好、好。”店家连忙应承着,朝后面的店员们挥了挥手:“都起来,忙你们自己的去。”

  店员们纷纷回了自己原来的位置站好,眼睛不敢乱飘,就盯着自己的脚尖,一股严肃的气愤久久不能散去。


重要声明:小说“霸宠倾城妃”所有的文字、目录、评论、图片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来自搜索引擎结果,属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阅读更多小说最新章节请返回飘柔文学首页,小说阅读网永久地址:PRWX.CoM
Copyright © 2017 飘柔文学-飘越天空的小说阅读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