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柔文学 书籍介绍 章节目录 我的书架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收藏本书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体大小: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皇盗之草亭画酒 第二十一章 起兵勤王(四)


  “你们几个在这儿呆着。”刘得淏命令手下分散于宫中各处,随时准备支援。

  “掌尊,你打算怎么救人?”

  “该怎么救的怎么救呗,我对这儿比对我家还熟悉。”刘得淏说:“芜念,来。”

  芜念随他爬上宫墙,俗话说,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刘得淏虽说不好学,可毕竟是禁军教头的儿子,再怎么说武功也在常人之上。“妹啊,哥这轻功怎么样?”

  “你怎么一口北陵话?”

  “什么北陵话,这是草亭话好不?”

  “行行行,你好看你说了算啊,接下来怎么走?”

  刘得淏把背上的弓箭取下:“接下来可得小心了。前面是正殿,守卫太多,即使绕过去,也难免会与巡逻的见一面,到时候动作一定要快,做好准备吧。”

  “明白。”芜念话音未落,两人便发现一队巡逻的人。芜念拔剑无声,未等刘得淏下命令,早已手起剑落。刘得淏望着的那片叶子才刚刚落下。

  刘得淏惊叹道:“这……我还没说话呢你就连斩五人?也太快了吧!”

  “你不是说动作一定要快吗?”

  “我是说要快,可是你杀了这五人,一会儿就让他们发现了。这一队巡逻的,我们本来可以藏一藏躲一下的,这下好了,必须加快速度了,等他们反应过来,就没有那么容易了。”

  “那快走。”芜念收剑起身。

  “往哪走啊!错了,这边!”刘得淏说:“太后他们应该是在后宫,但不会在太后或者皇后居住的地方。”

  “你为什么这么确定?”

  “因为那些地方四面八方有各种门院,堵住这门,人又从那门跑了。童文又不傻,几个女人,费那么多人手看押干什么?”

  “可皇宫不都这样吗,哪个大殿肯定都不止一个门啊!我没来过我都知道。”

  刘得淏摆摆手:“你还是不了解这儿,在窦国皇宫里,就有那么一处宫殿,只有一扇大门,窗还得特别高,只要堵住一门,就没人能出来了。这个宫殿便是太后礼佛专用的太阴殿。”

  “礼佛放太阴之殿?这在佛学和风水学上讲……不太好吧。”

  “可能是因为他们宫殿不够用了,也或许佛学上有什么特别的讲究,反正吧,就那个太阴殿,常年没人住,本就是用于祭祀的。软禁她们,肯定是放在那儿最好。”

  “那这就不叫软禁了啊!”

  “平常是肯定要放他们出来的,但是监视着。但是现在,童文去和尹晟麟交战,长陵城人手不够,也顾不得宫城这边,以童文的性子,干脆就关住他们就完事了。”刘得淏脑海中勾画着后宫的地图:前面,左,北,东,左转。“没错,我想到绕开他们的方法了,快跟我来。”

  “看来后宫你也常来啊!”

  “那是那是,我舅妈是皇后、姥姥是太后,我得来看她们啊。”

  “说得也对,不过我猜测,你大多数时候,是跟着齐王一块儿去东宫,和太子喝酒。”

  刘得淏笑道:“别提了,还经常被皇上逮去下棋呢。”

  “陛下到底有多爱下棋啊?”

  “别提了,先皇,就我姥爷,他就爱下棋玩牌,就是民间盛行的那种短木牌,被引进宫中后,是先皇改成了现在宫中盛行的红木牌。他这人特别聪明,会造很多东西,打牌下棋也是高手。陛下、长公主、二公主都继承了他爱玩儿的优点,你看我母亲,整天吆喝着亲朋好友们凑牌局。”刘得淏和芜念边聊边走,丝毫不把宫城里巡逻的人放在眼里:“这边,跟上。”

  “那你也算是继承先皇会造东西的优点了罢?”

  “这倒也是。我就是爱胡捣鼓这些东西,有时候想着,自己什么时候能造出来上天的东西就好了,我们两个就可以在天上飞,还能侦查古墓地形。”

  “想得美,我才不敢。”

  “你都会轻功你还怕摔?再说了,一时半会儿也造不出来。”

  “什么人!”芜念和刘得淏又不幸被发现,不对,应该是巡逻的士兵很不幸撞上了他们两个,刘得淏几发箭又搞定了这些人。不过这次有个没死透的叫了一声,动静有点大。“芜念,必须加快速度了!”

  “你先去,我掩护。”

  “你行吗?”

  “他们来一个,我杀一个。”芜念甩了甩头,露出迷之笑容,留下一道影子,又在剑影闪烁的长虹之间收割人头了。

  刘得淏轻松解决了守卫太阴殿的守卫。

  “臣皇盗掌尊刘得淏,叩见太后、皇后殿下!”

  “得淏!你终于来了!晟麟呢?晟麟怎么样?”皇后问道。

  “回皇后娘娘,齐王殿下正在渭城,请各位先随我出宫。”刘得淏对刘得渺说:“二哥二嫂,你也在这儿。”

  刘得渺说:“我放下不下太后娘娘。童文又不能不让我来。”

  “你带着大家先走。”

  芜念匆匆跑了过来:“暂时解决了,不过他们的援兵应该很快就到,趁现在快走。”

  芜念看到了皇后,刚想拜,被皇后拦下:“大侠不必拘礼。”

  “快走吧。”刘得淏说:“对了,陛下呢?”

  “我现在也不知道陛下在哪,还有你大哥,他受伤了,也不知道童文把他藏在什么地方。”

  “好吧,我们先走,离开长陵再说。太后娘娘,快啊!”

  “不,我不走。”

  “太后娘娘!臣请求您老跟随我们离开。”

  “这是我皇家的宫殿,我们所有人都跑出去,成何体统?我一个老人家,他们又不会把我怎么样,再说了,陛下都没走。”

  刘得淏着急了:“我们会请陛下走的。”

  “对啊,要留下,您也不能留下。”皇后说。

  “我不走。你们要记得,任何时刻,皇家威严不能丢失。我老了,死又何惧?”太后说。

  刘得淏跪在了太后面前:“外孙得淏,求姥姥跟我们走!”他不知道自己多久没有以“姥姥”称呼过太后了。

  “孙儿,我知道你怕姥姥一个人有危险,你放心,童文他不敢拿我怎么样。你们且走,孩子们为我做了一辈子事情了,我这个老太婆,也替你们做一回事情。走吧,走吧。”

  “姥姥……”刘得淏对太后磕了头,对大家说:“走!”

  童兰点点头,说:“这就对了。”

  “太子殿下呢?”刘得淏猝不及防地一句话,大家的表情全都变了。

  “晟龙他……”童兰没有再说下去,一个人默默走回了宫殿。

  皇后也忍不住哭了起来。刘得渺等人默不作声。

  “到底怎么了!”

  刘得淏心口一阵疼痛,他不敢接受这个事实,轻声说了句:“念,带他们出宫。”

  “你呢?”

  “杀人。”

  芜念也燃起了恨意,虽然她只与尹晟龙见过一面,但是对于太子和刘得淏的感情,她是理解的:“二哥,带她们出宫,外面有皇盗的高手接应。去望月楼,桂姨会帮你们离开这儿。”

  “你又要干什么?”

  “杀人!”芜念拔出剑,与刘得淏向大殿处走去。

  刘得渺知道自己已经无法阻拦二人,只好带大家先走。此时,敌人的援兵已到。

  童兰走出殿外,挡住了追兵:“怎么?这是想干什么呀?”

  “太后请让开,我们也是秉公行事,希望不要因此伤到太后。”

  “伤到?怎么,你要是个男人就杀了哀家,从哀家的尸首上踩过去,你秉什么公行什么事!大逆不道!”太后眼神坚毅,咄咄逼人。而此时,正殿之下,刘得淏和芜念面对着宫殿下百余名士兵……


重要声明:小说“皇盗之草亭画酒”所有的文字、目录、评论、图片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来自搜索引擎结果,属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阅读更多小说最新章节请返回飘柔文学首页,小说阅读网永久地址:PRWX.CoM
Copyright © 2017 飘柔文学-飘越天空的小说阅读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