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柔文学 书籍介绍 章节目录 我的书架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收藏本书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体大小: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西游化龙 第十一章 神陨


  西河水府中,河神的寿宴已至尾声,一曲终后,丝竹声歇。随着轻歌曼舞的鱼姬纷纷行礼退下,喧闹的大殿顿时一静。

  高坐主位上的西河水神,面含微笑,显然对今日宴会很是满意。只见他从身前玉案上端起一杯美酒,轻咳一声,吸引殿中众人的注意后,他举杯正待说些场面话,结束这场宴会时,一名肥头大耳,四肢短小,挺着个大肚子,活像一只癞蛤蟆的矮胖子突然离席而起。

  对于胖子的突然举动,殿中所有人都大感意外,西河水神望着快步来到面前的胖子,一脸怒色地问道:“毒蛤儿,你要干什么?”心想你奶*奶*的,老子刚要发话,你突然跳出来,是要抢老子的风头吗?

  毒蛤儿对着面有怒色的西河水神道:“大人请息怒,小妖有件宝物想请大人帮忙鉴定一下。”

  “哦,是什么样宝物连你毒蛤儿都不认识啊?”西河水神一脸好奇地问道,显然对毒蛤儿口中的宝物十分感兴趣。

  “是一块玉石,咋看上去和普通的墨玉没啥区别,但用神识又探查不到,且坚不可摧,无论是刀砍斧劈,还是真火锻烧,均不能伤其分毫。更奇特的是,每到子夜时分,它就会发出如婴儿一般的哭泣声,十分渗人。”毒蛤儿一脸惊悸地说道。

  “世间竟有如此奇异之物,那东西在哪,呈上来我看看。”西河水神一脸贪婪地道,心想这莫非是传说中的夜阴石,那可是用来修炼第二元神的神物啊。这蛤妖真是有眼无珠,让这等宝物蒙尘,真是罪该万死。

  毒蛤儿从怀中掏出一只精致小巧的锦盒,恋恋不舍地看了一眼后,将其交给了听到河神吩咐后,来到自己身旁的龟丞相。

  龟丞相双手捧着锦盒,高举过头,弯着腰,踩着小碎步,一步一步走到主座前,将绵盒放到玉案上后,躬身退到了一旁。

  西河水神迫不及待地拿起锦盒,轻轻一推便打开了锦盒。哪知刚打开,一股黒烟便冒了出来。猝不及防之下,他吸了一大口进入体内。

  黒烟入体,西河水神只觉眼前一花,竟有些胸闷气短,体内真气也突然沉重了几分,运转之间,颇为不畅。他立即意识到自己遭了对方的暗算,中了一种不知名的巨毒。

  “毒蛤儿,你……”西河水神正欲痛斥几声,不料参加宴会的另外几名金丹修士竟同时祭出法宝向自己打来,要骂出口的话,不得不咽回肚子里去。强提真气,压制住毒素蔓延后,西河水神祭起一枚大印,抵在身前,挡住打过来的六件法宝。

  轰——

  一阵巨响后,大殿之中玉案崩碎,宫瓦坠地,一时间碎石乱飞,粉尘四起,弥漫整个大殿。其

  待灰尘散去,大殿中除了七名金丹修士和西河水神外,再无一人站立。那些参宴筑基修士在刚才突然的交手中毫无防备,纷纷受了不轻伤势。这些人中,又以离得最近的龟丞相伤得最重,只见其已化为了原形,黝黑的龟壳碎成一片片落到地上,匍匐的身体上血肉模糊,简直惨不忍睹。

  西河水神望着对面的七名金丹修士,一脸阴沉地道:“你们……很好,我要把你们统统剁碎了喂泥……噗……”话未说完,一口黒血便喷了出来,显然伤得不轻。

  “你都伤成这样了,还敢说大话,我得黒玉魔烟滋味不错吧?”毒蛤儿一脸恶毒地问道。

  “毒蛤儿,你这卑鄙小人,若非老夫一时大意,尔等有何资格在我面前猖狂。”西河水神一边说着话,一边调动体内真气逼毒,心想你拖得越久对老子越有利,等老子腾出手来,非一个一个捏爆你们的小jj不可。

  “一时大意,哈,怕是贪欲蒙心吧?你是想拖延时间,运功逼毒吗?,可惜,我们刚才之所以跟你废话,也是为了拖延时间,为的是调整气机,好布下七星伏魔阵对付你。现在大阵已成,老贼受死吧!”一名身穿白衣的年青男子接过话头,言辞甚是凛厉,句句诛心。

  白衣男子话音刚落,七人便交叉换位,以一种玄妙的阵型向着西河水神攻去。

  望着结阵而来的七人,西河水神暗叹一声,若是再拖上一柱香的功夫,定能将体内毒素清除干净,到时又何惧这七只臭虫,真是可恨!

  片瓦无存的大殿里,顿时法宝乱飞,法术的碰撞声此起彼伏……

  ………………………………

  当听到远方传来轰隆巨响时,陈闲嘴角一翘,暗道大戏终于开演了,我也该出去了。

  心念一动,引爆了附在灵符上的精神印记,八张灵符在发出一阵璀璨的光芒后轰然爆发。

  轰——

  一声巨响后,大门处浓烟滚滚,散发出灼人的热气,浓密的烟雾遮蔽了陈闲的视线,让他看不见这一击的成果。

  待烟雾散去,陈闲连忙向大门望去。只见玄铁大门竟被震开了几道裂缝,而贴着灵符的地方更有一个冒着黑烟的大洞,漆黑滚烫的铁水一滴一滴地落下,滴到地上的坑洞中,汇成一汪铁水洼。

  陈闲啧啧嘴,暗道这威力真是超乎想象啊,原本只想在大门上开个洞,没想到竟然造成这么大的破坏。

  等到铁汁凝结,温度下降后,陈闲慢慢地爬出了宝库。回身望去,陈闲嘿嘿怪笑两声,转身扬长而去。

  顺着来路,陈闲再次来到了举办宴会的大殿前。他蜷缩着身子,躲在门后,探头探脑地向殿中望去。发现里面可谓是刀光剑影,各色法宝漫天飞舞,各种法术层出不穷一时之间,竟看花了蛇眼。

  好一会儿,陈闲才适应了这种激烈的场面,看清了场中地情形。只见一脸青气的西河水神被七个之前参加宴会的金丹水妖围在一个阵法中狂殴,左支右绌,十分狼狈,早没有了之前那不可一世的嚣张气焰。地面之上碎石密布,那些来参加宴会的筑基河妖们,一个个化为原形,拼命向着大殿外逃去,鱼虾蟹龟,各种各样的水族生物不断从眼前飞过,看得陈闲是眼花缭乱。

  再次看了一眼战况激烈的大殿,陈闲亦是向着水府外爬去。金丹以上修为的修士,一旦陷入绝境,最爱干的事就是自爆,拉上敌人一起下地狱。西河水神现在身中剧毒,又被七个金丹修士结阵围攻,败亡只是迟早的事,他若是自爆元婴的话,自己待在这里绝对是必死无疑。既然捞不到便宜,还容易搭上自己的小命,得不偿失,不如归去。

  来到水府大门时,发现四只看门的筑基蟹妖不知所踪。陈闲不由一乐,暗道这些家伙竟然跑了,怎么当门卫的,一点敬业精神都木有。

  陈闲出了西河水府,极力向着河岸游去。元婴自爆,非同小可,离得近了,只怕自己瞬息之间便要化为飞灰。

  浮到河面上后,陈闲再次看了眼西河水府。

  此时的西河水府,宛如黑夜里的明珠,在漆黑的河底闪烁着各色光芒。那是交战双方法术与法宝碰撞的光芒,绚丽多彩却暗藏杀机。

  陈闲叹了口气,自己虽然搬空了河神宝库,但在这个神魔的世界,贵重物品向来都是放在储物法宝中随身携带的,宝库里的东西,不过是些边角料罢了。

  “唉,该满足了,人不能贪心,我得到的已经够多了,还是早点离开这方是非之地为好。”陈闲最后看了一眼西河水府,毅然转身离去。

  既然灵石已经到手,妖市也没必要去了,陈闲干脆原路返回,准备打道回府。

  卧龙洞天地灵气稀薄,而且狭小无比,花上一两个月时间回去,似乎不如随便找个地方划算,但陈闲还是决定回去。因为他一来到这个世界便是在那里,那里相当于他在这个世界的故乡,而卧龙洞则是他的家,有着非凡的意义,所以刚爬出西河,他便下意识的往卧龙洞的方向爬去。

  陈闲爬出不过数里,身后的西河便传来了一声惊天巨响,犹如雷霆炸响,又似鱼雷爆裂,沉闷却异常响亮,震得他耳鸣不已。接着他发现身下的大地一阵晃动,迸裂开数道裂缝。

  陈闲回身望去,只见宽阔的西河水面上,一片赤红。翻涌的血浪中,数不尽的鱼虾翻着肚皮,似一锅沸腾的麻辣河鲜大杂烩。一道血红色的水柱冲天而起,像一条红色的飞天神龙。

  望着许久方才回落的冲天水柱,陈闲暗道西河水神应该是自爆了,不然不会有这么大的动静。唉,这些个金丹元婴修士,一旦被逼到绝境,自爆几乎成了惯例。幸好老子有先见之明,走得及时。不然就要葬身河底,成为一条硬邦邦的棍子了。要是被过往的鱼虾吞噬,然后变成一泡屎,那从此便要遗臭万年了。但更大的可能是死无全尸,灰灰了去。

  “修仙路上真是危险重重啊……”望着奔腾的河水,想到修行八百年的西河水神,一名元婴真人就这么逝去,八百载苦修化为泡影,陈闲不由感叹起来。

  修仙之路,劫难重重,除了令修士谈之色变的天劫外,还有人劫。天劫虽然难渡,但却知道具体来临的时间,总能提前有所准备。人劫却是没有什么规律可言,毕竟人是活的,不像天道那么死板。人心难测,最是多变,而且为你带来人劫的人,并不一定到是你的仇人,可能是为了夺你宝物的人,也有可能是单纯看你不顺眼的人,所以人劫什么时候出现,只有要害你的人知道。既然要害你,自然不会让你知道,这就是人劫的难渡之处,据不完全统计,死在人劫上的修士,是死在天劫上的一万倍。(注:不完全是人名,至于是谁,看这本书的人应该都知道。)

  感叹了一番后,陈闲再次踏上了自己的征途。天劫也好,人劫也罢,在选择修仙的时候,他便已经做好了迎接的准备。西河水神的死,不过是给他提了个醒而已。对此他只想说让劫难来得更温柔些吧,哥怕扛不住。

  此时夕阳正红,路旁野草随风摇曳,桂花飘香,漫天红叶纷飞。陈闲怀着复杂的心情,大步流星的向着远方爬去。

  (未完待续……)


重要声明:小说“西游化龙”所有的文字、目录、评论、图片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来自搜索引擎结果,属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阅读更多小说最新章节请返回飘柔文学首页,小说阅读网永久地址:PRWX.CoM
Copyright © 2017 飘柔文学-飘越天空的小说阅读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