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柔文学 书籍介绍 章节目录 我的书架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收藏本书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体大小: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大明春色 第六百四十章 不用太较真


  齐泰与学生高贤宁出了皇宫,时间还没到酉时,不过太阳已经西斜。眼看这时辰不早不晚,去衙署也办不了甚么事;二人便叫上车仗,师生同车,打道回府。

  太早回家,并非齐泰所愿。他一想到自己家里空荡荡只有奴仆丫鬟的大宅第,心里便一点期待也没有。永乐朝时,齐泰作为“靖难”檄文上指名道姓的奸臣,家眷都是死了的。

  “咱们这些人,算是苟活于世,活着难免有点沉重。”齐泰没头没脑地感概了一声。

  背对着马车行进方向的高贤宁、听罢轻轻点头附和,他不动声色地瞧着似师似友的齐泰。

  齐泰也看了一眼高贤宁,问道“而今京师日渐安稳了,贤宁为何不把山东的家眷接来?”

  高贤宁有点尴尬,小声说道“学生十五岁便遵父母之命成婚,而今已有儿子,把我那糟糠之妻接来京师,反倒诸多不便。”

  齐泰听罢稍微怔了一下,顿时恍然大悟地点了点头。他知道这个学生生性风流,最喜欢逛那烟花柳巷,有妻儿在身边多少会身不由己。

  高贤宁又道“恩师已官至部堂,可曾想过续弦?”

  “再说罢。”齐泰随口道。

  车厢里沉默下来,只剩下轮子的转动声音、已经车厢摇晃时木板之间的异响。

  不知怎地,除了伤怀家眷,齐泰这么多年了最不能放下的人、却是个萍水相逢的女子;便是他参加会试之前,在京师遇到的那个风尘女子。她虽然身份卑贱,但齐泰就是没法嫌弃她。

  她那些仰慕、倾听、温存,以及无怨无悔的付出,都令齐泰难以释怀;既已海誓山盟,齐泰说好了考上进士就报答她,却再也没有了机会……又或许,正因为结果的遗憾、再也无法弥补的遗憾,更增了刻骨铭心?

  齐泰忽然再次开口道“贤宁见过那么多风尘女子,有没有遇到过重情重义的人?”

  高贤宁听罢愣了一下,不动声色地说道“常在那等地方的女子,见多识广,恐怕对情义看得很开。像最近两年,学生最熟识的付惊鸿、醉仙楼那位,正是如此。付惊鸿那等名妓,与寻常的娼|妓不同,她可以挑人。因此她告诉学生,她不但为了生计,还很享受现今的日子。”

  “哦?”齐泰诧异道,“为师以前倒以为,那些风尘女子全都是被迫无奈。”

  高贤宁摇头道“寻常娼|妓或出于无奈,名妓却不能同日而语。且良家妇人不能尝试不同的男子,名妓则可以,付惊鸿说的是新鲜。”

  “呵!”齐泰冷笑了一声。

  高贤宁继续说道“既能锦衣玉食,还能挑各样的富家公子吟诗作赋、男欢女爱,付惊鸿很满意。她说等年纪稍大、姿色渐衰时,想物色一个高门大户的人家做妾,为了以后有个靠。”

  “老大嫁作商人妇。”齐泰顺口念了一句诗。

  高贤宁道“那等场合,最妙之处便在这里,不用太较真。学生明知、她转身又会去侍候别人,但从未在意过。”

  齐泰道“甚么人都有,每个人是不同的。”

  至少当年的客栈歌妓,齐泰很确信她不是付惊鸿那种人。

  她说她不要名分、只要能留在公子身边。齐泰对她的眼神记得很深,绝非虚情假意;油灯下面,她一边为齐泰缝着衣裳,一边瞧着齐泰读书,眼睛里满是爱怜。她早上总是听齐泰念书,脸上的惬意与美好,哪能天天假装?

  而且她也不是名妓,傍身的那点钱财不多,仍然义无反顾地资助了齐泰,说是万般皆下品惟有读书高,真心望他功成名就。

  但她被张信抢走之后,被活活殴|打、折磨而死!她痛|苦难耐之时,是不是还念着齐泰的名字?因为她说过、公子是她艰辛苦楚日子里的唯一安慰。

  齐泰的眼睛已经红了,坐在摇晃的马车上深深吸了一口气。

  师生二人乘坐的是齐泰的马车,先让齐泰回府,走的也是他平常的路线。

  就在这时,齐泰十分熟练地掀开了车帘一角,他好像会掐时间一般。外面正好出现了一道红漆大门、两边放着两尊石狮子,上面的牌匾上写着张府。

  高贤宁也往车外瞧了出去。

  这座府邸,正是隆平侯张信的宅子。张信是靖难功臣,爵位乃太宗皇帝所封,所以至今仍是侯爵;只有那些废太子封的爵位,在朱高煦登基之后才被废除了。

  时至今日,张信似乎依旧过着锦衣玉食的好日子;连站在朱门外的奴仆身上的青衣,也是崭新的好料子!

  马车不紧不慢地驶过了张信门口,齐泰便放下了帘子,闭目沉默地坐着。高贤宁也停止了谈话。

  ……然而,此时张信不在府邸上,他的日子也并不好过。

  他在淇国公府外面,已经站了半个时辰,一动不动地这样站着,他的腿都发颤了!张信昨天就来过、却没被淇国公接见,于是今日他再次站在了这里。

  丘家的奴仆请他进府坐着等,但他执拗地要站在门外、以表诚意。

  老天不负苦心人,丘家奴仆终于出门来,说道“您快里边请,家主在书房等着哩!”

  张信顿时一喜,道谢之后,跟着那奴仆进了丘府角门。

  在丘家书房里,张信还没开口,丘福便径直骂了起来“隆平侯干啥?你一个勋贵,没事跑到我家门口站着,成何体统!你这是在强|逼老夫吗?”

  张信上前抱拳弯腰道“丘公快息怒!实在是情势所迫,末将再不来见丘公一面,怕是没机会了?”

  “你犯了啥事?”丘福皱眉问道。

  张信哭丧着脸道“圣上登基以来,末将一直谨小慎微夹着尾巴做人,哪敢犯事?只恐不用犯事,也是有了今朝没明日!这里是张家的良田地契,敬请丘公笑纳!”

  “他|娘|的!你这是明摆着行贿。”丘福皱眉道,“快给老子揣回去!”

  张信道“末将绝非行贿

  。不过张家的人也快保不住了,还要这身外之物啥用?还不如先送给了丘公,留个‘靖难’弟兄的情分。”

  “究竟发生了何事?”丘福沉声问道,“我知你在‘直隶之战’时,做过徐辉祖的副将,可圣上没说要治你。你当年对燕王府有大功,圣上多半会念着功劳,此事就算了!瞧让你怕成啥样了?”

  张信上前两步,说道“末将最担忧的不是‘直隶之战’的罪责,而是齐泰。兵部尚书齐泰,据说早就在汉王府上,化名‘铁面左手李先生’,乃今上心腹、御前红人。末将与齐泰有旧怨。”

  丘福点了点头,示意他说下去。

  张信便道“早在洪武年间,齐泰在京师一家客栈看上了一个卖唱的娼|妓,还与那娼|妓互述衷肠、私定终身。末将有点嗜好……也好这等妇人,偶然听到此逸闻趣事,慕名去了那家客栈一瞧,见那女子生得当真不错,眼神儿更是脉脉含情!”

  “说正事!”丘福不耐烦道。

  张信忙道“是!末将便把那娘|们强买回府了,还因此与齐泰发生了口角,‘稍微’动了几下手。后来,那女子……‘莫名’就死了。齐泰便一直怀恨在心!”

  “为了个暗娼?屁大点事,想那么多作甚!”丘福皱眉道。

  张信苦着脸道“末将本也这么认为;可那齐泰似乎对她动了真情,记恨末将很多年了。最近齐泰的车仗,几乎每天都打末将家门口经过;他每次经过,便会掀开帘子从车里瞧大门……那情状,真是叫人如芒在背,日夜不得安生!”

  丘福道“文官就是鸟事多!”

  “可不是?”张信道,“现在齐泰有圣上撑腰,礼部尚书胡濙找了一群文士、把他奸臣的名声也洗掉了。齐泰若是随便找个御史,盯着末将查;末将总有些不干净的地方,经得起几回弹劾呀?!”

  丘福沉吟着点了点头,问道“你不要夸大其词,齐泰闲得没事干、每天都盯着你的大门看?所言当真?”

  “千真万确!”张信急道,“咱们这些靖难弟兄,蒙蔽谁、也不敢蒙蔽丘公啊。”

  “地契你收着,也不用急。”丘福正色道,“你只管放心,老夫给你想办法。靖难弟兄的情义,还比不上个娼|妓?岂有此理!”

  张信微微松了一口气道“幸有丘公为末将做主。”

  丘福骂道“少来!废太子当|政时,没见你们要我做主,都跑去巴结张辅那小子了。”

  张信躬身道“末将愚钝,末将一时糊涂。不过丘公也不必计较,眼下新城侯在五军都督府,对您不也毕恭毕敬?”

  “老子想到那些事就心烦。当年张玉替太宗皇帝不平,义无反顾追随太宗起兵;他张辅回头就想帮着废太子、将今上往死里|整!也不想想,若没有圣上,咱们恐怕全都死无葬生之地了!”丘福道,“罢了罢了。张辅要是出事,我是没法子的,你这事儿倒不必担心。”

  张信急忙千恩万谢。

  。


重要声明:小说“大明春色”所有的文字、目录、评论、图片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来自搜索引擎结果,属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阅读更多小说最新章节请返回飘柔文学首页,小说阅读网永久地址:PRWX.CoM
Copyright © 2017 飘柔文学-飘越天空的小说阅读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