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柔文学 书籍介绍 章节目录 我的书架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收藏本书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体大小: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问道章 第二百二十七章 献金


  曲胥城,原本的县衙之内。

  “来!诸位满饮此杯!”

  段玉举着酒爵,连连劝酒。

  下面坐着的诸人神色苍白,不敢怠慢,纵然是毒药,也要一口饮尽。

  此时正是夜间,距离诛杀胥氏还不到半日,但源源不断的消息已经传了过来。

  知道胥家坞堡半日就破,满门男丁皆被斩杀的劲爆消息之后,纵然曲江,也是将什么心思都收起,来到县衙跪舔。

  他们这些世家之主、吏员,已经很清楚地知道一件事……这曲胥的天,变了!

  在大军威逼之下,任何反抗都是徒劳。

  各家私兵,以及曲胥的县兵,在对方的云中卫之前,简直连塞牙缝都不够格。

  甚至,就连官吏罢工等消极对抗都做不到。

  人家自带大批书吏,特别是为首的郭百忍,处理政务井井有条。

  这种情况下,哪个敢动弹?

  不怕被直接杀头,还要抄家?

  这胥氏一倒,不仅是其一门,还有关系密切的胥吏们都是一起倒了大霉,不仅被斩首,家中还要被查抄。

  段玉笑道:“诸位深明大义,本君深感欣慰!”

  这欣慰的,自然是县库接收之时,发现情况还过得去,没有多少损失,又宽慰道:“曲胥新归本君,原本应该既往不咎,从头开始才是,但胥家实是天怒人怨,自作孽,不可活也,诸位当引以为鉴!”

  “我等谨遵命!”

  曲江等人额头又有些冷汗,连忙说着。

  见到威吓已够,段玉温言宽慰了几句,才让他们出去,顿时一个个如蒙大赦地回去了,晚上也不知道会不会做噩梦。

  “真是无趣呢!”

  段玉伸了个懒腰,打着哈欠,问前来复命的郭百忍:“县库都清点了?”

  “回主君的话,已经清点完毕!”

  郭百忍笑道:“以前烂账不必管,此时粮库内还有粮三万两千石,武库之内,有刀枪剑戟四百二十七件、皮甲三十七具、还有三副铁甲、弓十五张、箭矢三百……银库之中,金银合计,有着七千余两。”

  “而全县八万三千亩地,公田有三万亩,这是在册数字,被侵占多少,不经过实际丈田,恐怕难以知晓……”

  这县中公田,就是官田,租给佃户耕种,官府收税。

  而胥家那等世家的私田,上面的佃户就很凄惨,要接受胥家与官府的双重赋税盘剥。

  当然,世家还有隐田,不在官府册上,又或者依法免除赋税的田亩,就不用收税,但租种者依旧要被世家剥削。

  “这没有关系……”段玉摆摆手:“你放出消息,其它不管,各家若将在册公田退回,一切既往不咎,否则勿谓言之不预也。”

  “有主君这句,胜过臣千言万语!”郭百忍笑了笑。

  “主君!”

  这时候,天野拳兵卫也进来:“云中卫已经接手城防,原本的县兵缴械,看管在兵营中。”

  “县兵不堪使用,必须重新选拔精壮,遣散老弱……”

  段玉毫不客气地吩咐着。

  “大哥!”

  这时,秦飞鱼也通秉进来:“胥家已经平定,杀一百五十七人,仓库与田亩俘虏还在清查,但田应该不下万亩,粮食有数万石,银三万两,兵甲……”

  “哈哈……”

  段玉大笑:“果然是头肥猪,不宰了对不起咱们一路劳累。”

  顿了顿,又道:“郭百忍,我命你为此县县丞,将六房的班子先搭起来……秦飞鱼,你去做县尉!”

  原本县丞万事不管,是县令副手,等到县令出事,自可顶上。

  但段玉习惯做甩手掌柜,却要郭百忍负起责任来。

  至于县尉,就是掌握一县军事。

  这军政都下,曲胥县就尽在掌握之中了。

  见到几人欣然从命,段玉不由微笑。

  ……

  夏天是稻花香里说丰年,但远比不上九月收获的时节。

  段玉带了亲兵巡县,此时正是收稻谷的时候,十里八乡的劳动力尽皆下场,连妇人小孩都来帮忙。

  远远见到封君一行,连忙跪伏在路边行礼。

  “胥家田亩经过清点,总计有一万六千三百亩……这是将原本的隐田都统计了进去,情况实在触目惊心啊,此家在官府册上,居然只有六千亩地要交税!难怪如此富裕,粮库银库几乎比得上县库……”

  郭百忍在一边,手持书卷,细细说着。

  “佃户有多少呢?”

  段玉摘了一束稻谷,细细查看着饱满的穗子,又问道。

  “经过排查,原胥家麾下,又没有恶行的佃户有着九百二十七家。”

  “这曲胥以种稻谷为主,一亩可收两到三石。一家五口,成人一年需粮食三石,女人小孩递减,二石也是必须,这就是十二石。也就是说,一家起码需要五亩田,才能过活。”段玉计算地说着。

  这里是按两个男丁,两个女人,一个孩子来算,而石通担,一担就是一百斤。

  并且,人也不能光吃大米,总得有些辅食,还要缴纳赋税,正常而言,若要能活下去,大致需要十亩。

  段玉计定,就说着:“完税之后,按一家十亩放田,这就是将近一万亩了,剩下的六千多亩,并入官府公田!”

  说是公田,实际上就是封君私产,也是日后收买人心,积蓄实力的本钱。

  “是,如此一来,胥家佃户得了实惠,必成主君的死忠,我方又有大量田亩粮食金银入库,实在是大善。”

  郭百忍忍不住舔舔嘴唇:“还有一个曲家呢。”

  “哈哈……”

  段玉大笑:“此种法门虽然见效甚快,但容易上瘾啊,若是我们一意在此县发展,自然要将原本地主尽数收服或者打倒,但此时,目光不要局限于一县,南方大战将起,必须尽快平定地方,积蓄实力。”

  这就是不能继续扩大,搞得人人自危了。

  顿了顿,又问着:“还有这新封地,原本赋税怎样?”

  郭百忍擦了擦汗,道:“之前官府田税十中取二,但下面还有苛捐杂税,乃至口赋,普遍到了十取三四的地步,若是地主盘剥太狠,可能会达到五成……除此之外,还有徭役。”

  所谓的徭役,就是每年为官府无偿劳作,没有任何酬劳,官府除管饭之外其它都不管。

  “啧啧……”

  段玉咋舌:“难怪一路走来,见到百姓大多面有菜色……这盘剥太狠了。”

  要是刚刚穿越过来,他或许还要奇怪,为何百姓被逼迫至此,居然还不起来造反?

  但现在,却是明白了,不是不想造反,而是根本没有实力!

  非凡显世的世界,比前世古代还要绝望。

  前世古代农民起义,尚且大多不是正规军的对手,更何况云澜大陆呢?

  别的不说,段玉麾下随便调一个五毒陌刀兵来,就可以追着百来农兵砍,自身还毫发无伤。

  纵然全县皆反,都可以凭借数百人轻松镇压下去。

  好死不如赖活着,这点道理百姓们还是懂的。

  再说,不到真正活不下去,谁又愿意冒着杀头的风险起义呢?

  不成非凡,终为蝼蚁啊!所以我欲得天下,屁股必须坐在非凡者一边,不为别的,只因为他们掌握力量!

  段玉暗自叹息,又吩咐:“这三万六千多余亩公田,按两千亩建一个田庄,可得十二个村子了,我要发榜文,求取武士法士,若得投靠,立即分封,一切标准按云中岛上来!”

  顿了顿,又看向郭百忍等人:“你们随本君一路前来,劳苦功高,日后也要增封!”

  他要建立地上道国,拉拢非凡者,必须实行彻底的分封,这是自身的道所决定。

  “臣不敢居功!”

  郭百忍连忙欠身道,后面几个亲兵眼睛却亮了。

  作为精兵,他们待遇自然极好,早早就在云中岛上分了田,但土地这东西谁也不嫌多,纵然是飞地,他们日后又不是只有一个儿子,大可以将次子三子分封来此嘛。

  这主君如此仁厚,郭百忍心中暗暗感激,又想到一事:“对了,主君,你虽然为曲胥封君,但对吴越王还有义务,与云中岛不同。”

  “具体来说呢?”

  “具体而言,就是所有田亩都需要上缴一成赋税,受到征召时领兵为吴越王作战,还有防守楚国,这不必多说,最后就是每年大祭之时,需要献金为吴越王助祭……”

  郭百忍林林总总地数着。

  这义务,就比云中岛的要求严苛多了。

  “献金助祭?”

  段玉玩味地摸了摸下巴,却是想到了汉武帝。

  汉朝初期也是集权与分封并行,诸侯在天子祭祀宗庙之时也要献上黄金。

  而汉武帝最喜欢以诸侯所献黄金成色不足为藉口,削邑除爵。

  史书就有记载:诸侯王岁以户口酎黄金於汉庙,皇帝临受献金,金少不如斤两,色恶,王削县,侯免国。、……至酎饮酒,少府省金,而列侯坐酎金失侯者百馀人。而表云赵周坐为丞相知列侯酎金轻下狱自杀。然则知其轻而不纠擿之也。

  当然,在这里,情况就要反过来,封君势大,墨邑不能制,献七八成色的黄金都是给面子,五成六成的也有,吴越王还无可奈何,这就是权威不足。

  若是真正硬茬的家伙,纵使给个两三斤黄铜,说不定无鸠都得忍着。


重要声明:小说“问道章”所有的文字、目录、评论、图片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来自搜索引擎结果,属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阅读更多小说最新章节请返回飘柔文学首页,小说阅读网永久地址:PRWX.CoM
Copyright © 2017 飘柔文学-飘越天空的小说阅读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