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柔文学 书籍介绍 章节目录 我的书架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收藏本书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体大小: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问道章 第二百七十三章 臣服


  韦州,楚王都。

  “哼,荆王真是不晓事!”

  营帐之内,一名大将猛地摔了酒碗:“既然已经传书主君,约定共破王都,何故迟迟不来?这摆明是要借刀杀人!”

  岳超虎踞主位,面上不喜不怒,令人看不出表情。

  下方吃肉喝酒的,都是他心腹大将与谋主,武左文右,坐在右上首的一名谋臣就道:“荆王的确出了昏招,自顾自地带人与夏王死磕……这真是奇异,之前没听说这两方有什么大仇啊?”

  这两路反王打起来,恐怕楚王都内的楚王与大司马要笑掉大牙。

  “事已至此,不必多说……倒是荆王虽然人未至,却命大军三万前来支援,还有大量物资,以及银甲神雷……”

  岳超说着,神情就有些奇异。

  这荆王的心思,可真是看不清啊。

  “要我说……主君干脆火并,吞了对方的三万人马,也好给咱们补充……至于之后,是打王都,还是回去,都方便不少!”

  又有一将提出一条毒计。

  虽然来的三万军是乌合之众,但好歹都是壮丁,做苦力就很不错。

  “不可!”

  岳超断然拒绝:“友军送物资而来,是荆王以诚待我,本君怎么可以行此不义之事?更何况……你们看!”

  他苦笑着,命人传递浏览桌案上的信笺。

  一圈下来,就不停听到倒抽凉气的声音:“荆王直接借兵三万,请君上节制之?他就不怕我们一借不还,或者让这些人去填壕沟么?”

  那个提议吞并的将领率先大叫起来。

  “元鹤,你如何看?”

  岳超望着谋士之首,问道。

  诸葛忠坐镇后方,此人就是自己手下的第一谋士。

  “主君,此乃借刀杀人之计也!”

  元鹤看起来四十多岁,三缕长须飘下,整个人有着一股清静之气,从容不迫:“但臣请主公将计就计!”

  “明知是计,还要遵行,元鹤,你好大胆子!”对面一个将领猛地一拍桌子。

  岳超却没有多少表情:“为何?”

  “主君一路起兵,大战至今,天下闻名,已经有成龙之资,只是东南出了一个荆王,崛起之速,委实令人目瞪口呆……”

  元鹤侃侃而谈:“但臣观之,荆王治下行分封之制,家臣为祸只会比南楚、吴越更加猛烈,虽然看似庞然大物,实则根基不稳,只要时机来临,轻轻一推便可令其土崩瓦解……并且,此次荆王西来,不来王都,而去打夏王,乃是隔岸观火,要主君与楚王两败俱伤!”

  “既然如此,为何还要将计就计?”岳超问着。

  “因为楚王都的确快要破了!”元鹤道:“双方角力至今,我方纵然疲惫,敌方如何不是?我方此时得三万生力军,还有大批粮草军械,又有银甲神雷此等攻城利器,若是能将楚王都打下,挟楚王以令封君,则振臂一呼,南楚响应,又可从容收编十数万大军,这都是楚国多年积累的老底子,稍微训练一二,便极其精锐,若得此城,则主君王业必成!”

  “荆王虽然想借刀杀人,但为了让主君入瓮,必须给主公真正的机会,这就是阳谋了。”

  “敌人之计已出,就看主君接不接了,若不接,我们退回去,以三州之地,与楚王、荆王相比,还是差了些,纵然夏王,也听闻快拿下两州了……”

  ……

  “不错,此言大是有理!”

  岳超颌首。

  这番话虽然有理有据,下方诸武将见了,却是清楚,还有最重要的一点,就是岳超的仇恨。

  好不容易做到这步,再不破了王都,灭楚王全族,如何能甘心?

  不过想到有生力军到场,又有传闻中的银甲神雷等利器助阵,不由也多了几分信心,纷纷拜下:“大帅,带我们打下这城吧!”

  “好!”

  岳超见到这一幕,眼角都是一红:“本君必下此城!”

  ……

  天河之北,庆国。

  崔山登临城头,望着下方密密麻麻的北燕大军,感觉整个世界都抛弃了他。

  南方一片乱战的同时,雄踞草原的北燕也终于解决了幼主上位后的一系列权力分配与妥协,可怕的战争机器再次转动。

  铁狂屠直接向燕王投诚,还是领军征战的大将,带着他的铁浮屠大军围了庆国国都。

  这个中原大国,终于要遭受大劫!

  “宇文家,真是该杀!”

  崔山感觉手脚冰凉。

  庆国虽然极力打压非凡,但世家与将门之势却是无可避免地扩大,形成门阀政治,把持上层。

  纵然是他,面对这个庞然大物,也无可奈何。

  特别是伴随着战争,等到叶州陈策等大将一死,宇文家就再无人能够抗衡,看到庆国大厦将倾之下,干脆利落地投了敌。

  宇文阀可不比别人,在庆国根深叶茂,牵连非同小可。

  它一投降,西戎那里局势直接崩溃,后方巩固之后,草原大军长驱直入,来到都城之下,耀武扬威。

  “可笑寡人之前还叹楚王王都被围,想不到,寡人此时,同样要打一场守城战了!”

  崔山一身戎装,巡视着城防。

  作为一国之都,这城池修建得极为不错,并且城中还有百战的御龙直亲军,城高池深,士气高昂,装备精锐。

  崔山觉得,自己应当不比楚王差,或许能支撑个一年半载的,等到敌人粮尽而自溃。

  “唉……寡人此时,当真有些后悔!”

  崔山对内侍苦笑道:“若当初不夺这个位子,便是王兄他顶上去了!”

  虽然只是调笑,甚至已经是被围的将亡之君,但这个内侍还是不由跪了下去:“王上饶命!王上饶命!”

  “唉……寡人只是说说,你何必如此呢?”

  崔山嘴里有些苦涩,又想到了昨日刚收到的情报。

  荆王在南方,一下扩张千百里,占据九州之地,东南一隅尽在其手,又有天河之险,连他看了都十分嫉妒与不甘。

  “胡人来了,寡人还得在这里替南方顶着,实在是……”

  崔山巡视一圈,回到王宫,立即问着:“前往东陈等国的使者如何?”

  他曾经与北方诸侯会盟,共同立誓抵御北燕大军,此时敌人卷土重来,其势更凶,理当前来支援才是。

  “启禀王上!”

  行人司副司正跪地说着:“东陈国内突然一片混乱,怕是难以再支援我方了!”

  “什么?东陈内乱,怎么回事?”

  崔山一瞪眼。

  “传闻……是高官乃至国君都遭到道人刺杀!”

  虽然上层打压民间非凡之力,但也收拢了不少人,对于道家传说还是有着了解。但唯是了解,心里却越发恐惧。

  什么时候,道人有着这种犯禁的能力了?

  “那东陈国君呢?”

  崔山身体前倾,着急地问着。

  “传闻无事,但也有传闻……国君已经驾崩了……”

  这副司正一头冷汗地回答,感觉每个字都有千斤之重:“不过请王上放心,纵然是雷劫不灭的道家传说,也不可能连连弑杀君王,不怕天谴么?上次正阳道主弑北燕王,就消沉了一段时日,如今更是如此!”

  “你这话,还真不如不说!”

  崔山闭上了眼睛。

  若在以前,遇到这种刺杀,还有白毫山可以驱使。

  但之前,因为他的迟疑,白毫山已经被燕狂屠整个屠灭,连山脉都受到污染,事后有望气士去看了,说是怨气冲天,血污灵脉,已经彻底废掉。

  此时的庆国,就如同吴越国一样,被去了非凡了爪牙之后,再面对同样的袭击,就没有了多少防护,只能像个无助的小姑娘一样任凭蹂躏。

  当然,这些王朝,都各自有着祖宗。

  虽然比不上大夏龙庭,在阴间也各有根基。

  奈何纯粹以气运而论,王者都不过二三品,他们的这些祖宗们去了阴曹地府,气运再减二品,也就四五品左右。

  五品神祗,勉强相当于个元神。

  纵然正三品的神祗,也不过是个天师。

  到了此时,真是没有什么大用,甚至不敢出来。

  毕竟王朝纵然灭掉,他们还可以在阴曹地府苟延残喘,虽然没有气运来源,但起码也有数百年,上千年快活。

  一旦冒头,被灭掉便是一无所有。

  历朝历代,等到灭亡之时,祖宗阴灵纵然有德,也是神通难敌天数,便是此故了。

  崔山感觉嘴里满满的苦涩:“军队难敌神通,难道你要寡人去向北燕投诚么?不,北燕此时都是掌握在正阳道之手,要让寡人向正阳道主摇尾乞怜?”

  庆国与北燕是大敌,之前白毫山配合着神捕门、行人司,不知道阻杀了多少正阳道的道人。

  再加上历代庆国国君的恶名,崔山真不知道若是落在道人手上,自己会遭到何等厄运。

  “不!”

  副司正感觉额头也滴落冷汗,知道到了自己的生死关头,连忙叩首道:“如今北燕势大,我等不能单独为南方扛着,依臣之见,或可向南方求援!”

  “南方?”

  崔山有些意动,旋即苦笑:“南方内战不休,哪里还有余力?此时楚国都快被灭了,难道你有意吴越?还是荆王?嗯?!”


重要声明:小说“问道章”所有的文字、目录、评论、图片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来自搜索引擎结果,属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阅读更多小说最新章节请返回飘柔文学首页,小说阅读网永久地址:PRWX.CoM
Copyright © 2017 飘柔文学-飘越天空的小说阅读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