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柔文学 书籍介绍 章节目录 我的书架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收藏本书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体大小: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逃犯奇遇 第一百零五章-祭奠旧主人


  第一百零五章,祭奠旧主人

  胡月丽离开史家大院,四处游荡。这一天,她漂泊到了永栖观东南的阔叶镇。他忽然看见两个男孩子,大的有十五六,的有五六岁的样子。实际上,大的就是胡玉白,的就是陆羽。胡玉白牵着陆羽的手在街上行走,手里提着什么好吃的东西。他想不到,这两个孩子,都具备山林的秀气,溪流的清澈。莫非这两个孩子都不是俗人?她尾随在后,想看一看他们的家在哪里。

  出了镇,胡玉白将陆羽背在背上,一摇一晃地向北走去。到了陆羽的家门口,将陆羽放下,喊了一声‘姑母’,胡颖晗便袅袅婷婷地走了出来。让进的,出门送走大的,便回身关好栅栏门。

  胡月丽惊奇地发现,开门的就是姐姐胡颖晗。她一袭白裙,仍是那么出尘脱俗,风情万种。想不到她已找到了丈夫,有了孩儿,并且是这么的可爱。可她为什么不赴那十二年之约呢?自己孤零零地在妙山顶上等待,从日光初露一直等到晚霞散尽,也没见到姐姐和姐夫,以为她跟自己一样,还没有找到如意的郎君。想不到,连外甥都这么大了。莫非是怕我生出羡慕嫉妒之心?

  自从史金达去世,自己就像个孤魂野鬼,想不到我饶了史金达,人家却没饶他全家。我有心想跟他好好过日子,不以十二年之约为念,可······

  她等到半夜也没见到姐夫,更不知姐夫长什么模样。屋里烛光明亮,初始是孩子的读书声,接着就是胡颖晗演奏的‘懒蛋歌’,随后就是‘檐珠帘’。姐姐的‘檐珠帘’抚弄的轻快曼妙,把一个纯洁女孩的心思,用点点滴滴的水珠串在一起,形成一种无以言表的思恋。那两只燕子,就像自己思春那摇摆不定的心,他是那么的含蓄。而自己弹奏的‘檐珠帘’却是在忏悔自己害了两条人命。这真是天壤之别。琴声,这琴声扰乱了她的心神。

  第二天,她卖了许多孩子爱吃的东西来到了胡颖晗的家。姐俩见面是异常的亲热。胡颖晗知她脸色常变,佯装不知。胡月丽问起孩子时,告诉她,羽儿在水面练功。他非要见一见羽儿。

  “羽儿,快来,见过二姨母。”到了河边,见陆羽从北岸跑到南岸,赶忙招呼他。

  “姨母你好!”

  胡月丽见陆羽到了近前,用手抚摸其头顶问:“这是外甥,还是外甥女啊?”

  “母亲说,我是男孩。”

  胡月丽听后,心如刀割。脸上带笑,眼角却渗出两滴眼泪:“多俊的外甥啊!你在水面上跑来跑去再干什么?”

  “我在练功。”

  “好好练吧。”

  胡颖晗知道她心里难受,所以,故意没去赴那十二年之约。想不到,她会找上门来。到了屋里,胡月丽先问姐夫在忙些什么,胡颖晗告诉她,他去了东陵,去给他的旧主人送去一些纸钱。胡颖晗无奈才问起了她妙山别后,她去了哪里,现在怎么样。

  说起妙山,她就想起了溪流之间的鹅卵石。想起了鹅卵石就想起了夏季发的洪水。他心里的洪水,将过往堆积的乱石都翻了一遍。她把自己的亲身经历含泪讲了一遍。抱住胡颖晗是痛哭不止。胡颖晗也知道,劝也是白劝。想当初,若听自己的话,让哥哥胡英先考察一下对方的人品,何至于落到今天的地步?

  ······

  陆腾飞这次去东陵,不用再担心有人追他。自己可以从容不迫,不用再疾驰狂奔。他到了东陵,将陵墓巡视一遍。第三天才从附近村民和守陵的卫士嘴里证实,陵墓西南角外那座新迁来的那座土坟,就是贝勒爷弘时的长眠之地。

  次日,他预备了香烛纸马,买了些酒菜,到夜深人静时,才去祭奠。残月在天,星斗繁密,晚风摇动坟头绿草。陆腾飞摆好祭品,望了一眼北面奢华的陵墓叹道:“人啊,在哪儿睡觉都一样。贝勒爷,我说的对吧?多年不见,你心不安宁,躯体也该安静了。可我是心身不安,四处流浪。你既然敢派我们刺杀弘历,说明你早已将生死置之度外,绝不会在跪倒哀求声中苟全性命与人世。

  你既然被雍正赐死,说明你对江山社稷有威胁。既然有威胁,也说明你有能力、有才华。同时,也说明你父亲没有容人之量。当然,他是在为你弟弟登基清除障碍。

  你父皇之狠,是源于手足众多,尔虞我诈,各个觊觎皇位。他是吃一堑长一智,绝不会允许自己的子辈在争储上发生任何意外。品德、才智不足以让天下人敬服,只能以武力镇压。这大概也是你追求权力的动机吧?

  一窑之砖瓦,才相互碰撞;一池之鱼,才相互争食;同父之子,才争遗产。你的身份、地位虽有机会争夺皇位,可你不知,你争夺的是你皇爷爷内定的接班人。你父亲充其量,只不过是个临时代理。说起这一点,弘昼看得最清楚。你父亲只能顺着你皇爷爷的心意办。也正因如此,你父皇自知才力不及,才鞠躬尽瘁,耗尽心血,时时提醒自己努力。你的一念之差,让你抱憾终身。

  幸运地是,你弟弟已登基坐殿君临天下。这天壤之别虽让你不能接受,可这就是现实。

  你莫怪我不帮你。历朝历代,有多少君王真的爱惜那些征战前线,为他争的天下的将士?功成之后,借故杀戮者,比比皆是。起初在想,如今我还在想,我仍想着那‘招远驿馆’。如果事成,恐怕你会把我们八个人招待的离人间越来越远,离阎王爷越来越近。可惜,那七个人比你先走一步,不知魂归何处。

  我跟你唠叨了这么多,也不知你听没听得进去。主子,我敬你!愿你来世托生在普通人家,安安稳稳地度过一生!”

  陆腾飞端起酒碗,朝坟前摆放的酒碗碰了一下,一饮而尽。连敬三碗过后,不知弘时醉没醉,他自己却醉了。摇摇晃晃地起身说道:“府中的国先生确有学识,我也想学些韵脚平仄,可我是个武夫,不往那方面用功,今天,我胡诌几句,说好说坏,你不笑话我,就没人笑话我!”

  他指着陵墓北面的山峰说道:“山峦起伏,风流人物。秦皇汉武皆入土。唐建成,清弘时,憧憬帝梦归何处?现今都已成朽骨。前,黄泉路;后,黄泉路。

  山峦起伏,风流人物。历代成王败者寇。李世民,兄弟骨,慨叹不知埋何处?先来皆已归尘土。生,同父母;死,同父母。

  莫愁前路无知己,比你年少而早亡者很多、很多。主人,你莫难过,真的很多!······”

  ······

  胡月丽在抚摸陆羽的头时,顺便用手指夹去了三根头发。当他得知姐夫不在家,在与胡颖晗抱头痛哭之时,将胡颖晗的头发也弄去了三根。她想趁姐夫不在家这几天取而代之,自己变成姐姐的模样。


重要声明:小说“逃犯奇遇”所有的文字、目录、评论、图片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来自搜索引擎结果,属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阅读更多小说最新章节请返回飘柔文学首页,小说阅读网永久地址:PRWX.CoM
Copyright © 2017 飘柔文学-飘越天空的小说阅读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