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柔文学 书籍介绍 章节目录 我的书架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收藏本书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体大小: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都市演绎法 第三十五章 客人


  回到了原处,薛止心中毫无波动。这笔买卖,算是崩了。

  因为,什么都没谈成……换成自己肯定能行,就是那个智商低,做事莽……

  好吧,好像……那个人确实一无是处,诶呀呀,怎么办呢……好吧……不过,确实,那个家伙没有让自己太失望,起码……拉拢到了一段时间的赵德,对方……对方可以帮自己,从这里偷跑出去了。

  好吧,自己好像如果真的,被人追杀自己应该未必跑不掉,我是谁啊……我是……我是……

  好吧,靠。

  我还真不知道我是那个谁,我是真的不知道。不过今天,好像自己还有一场讲座要做,也就是先去看看,如果那边没什么事情,自己也就可以歇息一会了。说的就好像这种事情应该是我来做一样。所以说,真的是有点无聊的。

  然后,遇到这种事情,这种事情就要慎重处理啊,不然到时候自己跑去报案,结果自己也是帮凶,直接给人家往牢里头移送进去,自己找谁哭?没凑啊,这事情就是自己做的,你有什么办法……你总不能硬来,这种事情……这种事情未免也太不稳定。

  好吧,自己首先一定要……有劝退效果。

  然后看看,自己的稿子……嗯,首先,把我这个字去掉,全部通通本大师,我先去吃一顿红烧肉,没错,身上一定要有什么……什么油渍啊,什么脏东西啊,怎么看起来不像一个和尚,怎么来……至于劝人向善?那是坑定的,我不知要劝人向善,我告诉你……我告诉你,你要四大皆空,自己的财产全部送给子孙,自己什么都不干。

  嗯,这个……这个用语太礼貌了,我不习惯!

  不习惯,怎么办?这个好办,这个简直没啥……我跟你说,我……

  我就直接自称“俺……”这个……

  我又不是什么村子里来的,这个不太好,但是也就差不多了。

  嗯,好像可以说是这个样子。

  “诶诶诶,我说……你到底在准备什么东西啊?”一旁的蒋明德有了兴趣,连忙把脸凑过来,然后紧紧盯着薛止手上的一份稿子。

  这个稿子,可以说是已经面目全非。什么敬语,还有什么劝人向善的桥段,都变成了粗俗的话语以及很多反面教材,让人放弃尘俗,皈依佛法,只有佛祖才能够帮你解脱,只有佛祖,才能够帮助你达到你的目标……其他的,都是异端。

  然后再来说说,什么是真正的佛法……

  内心无欲无求,不能喝酒吃肉,不能娶老婆,不能杀生,也就是说你有事没事,连个蚊子,你都得有点好生之德,不能够一巴掌拍死,你甚至……还要把自己的手伸出去让对面戏谑,这样才能够吐出你的佛法高深,突出你的为人处世之道,是有好生之德……这才是进入佛门的最低标准,而不是什么最高标准。

  然后我们来说道说道,这个关于我们用什么语气说话。

  首先,眼睛微微抬高,就好像台子下面的和你,不是一种生物,你们不是一种生物……你记住,下面的都是土豆,是萝卜,一个萝卜一个坑那种……嗓子微微压低,就好像一个成熟的大叔,然后你的脸……面带微笑是禁忌,是万万不能的……首先,保持你的面无表情,然后要有种超脱凡俗的感觉就好像你已经……从一个小沙弥,进化成一尊大佛,还是很高冷的那种。

  记住,你下面的人,都不是正常人……你这是如来佛祖灵山讲道,下面的都是得道菩萨,是不能够怎么样的你不能够怎么样。

  至于怎么样到底是个啥呢……我说吧,就是你不能好像循循善诱,你得一巴掌把陈八戒说出来的所有的什么诡异的佛理,全都塞到听众的脑子里,除了这个,你还得……你还需要让这些人完全听不懂你说什么,最好带一点北方那边的方言,另外不止如此,你还需要语速加快,一百七十码,这样别人就不能够知道你再说什么,至于……至于什么吐字清晰?我的舌头打结了!没错,就是那种舌头打结的感觉,不能有任何奇怪的东西,就是舌头打结,让别人听你的话,就如同在听天书,啥都听不懂的那一种。

  除此之外,你还得夸张,就好像你说的一加一等于二是什么微积分或者是什么哥德巴赫猜想的那种高等玩意,这样才能够凸显出来你的机智。

  除此之外,还有很重要的一点——你得有想法。什么事有想法?因为别人听不懂这种高深的东西,所以别人不会知道你在说什么,但是会有种不明觉厉的感觉。这个时候……你得念错字,要表现出来,自己就是装的,自己丝毫不懂什么,单纯是一个普普通通的胡诌的,最好上台念稿子,这样可以表现出来你的准备不充分,你的面对他人紧张,你的优秀的忽悠水准……还有,你最后直接说一下这个原作者不是你,就是别人写给你的……最好选自某某大师的一段发言。

  真的是,想想都刺激啊,如果真的出现了这种事情,这没有一个人会有事没事就跟着自己,有事没事搞这些。

  所以说,这个……嗯,不错,很好。

  哈哈,我薛止真的如同简介那样,是一个活脱脱的天才,毕竟……这本书不是废柴流啦啦啦啦啦……

  好的,不说我们主角不知道为什么莫名变得鲨掉,我们不去管这个,让我们拉一下进度条,到我们主角当这一对人的面,讲话的时候。

  灯光全都打在了他的身上,他哈哈笑着,然后看了看下面的人,又看了看手表。

  嗯,还有不少时间,自己还有点准备的时候……

  我很菜,我特别菜,我又不是什么天才,我是口吃……

  不行,到时候真的变成口吃,当场gg好吧,那就真的就是od gaa,自己好像忘记了一个会口技的人。

  京中有善口技者,从此君王不早朝……

  咳咳,孟浪了,孟浪了。

  看着下方,其实呢,人不是很多,只有这么几个人,看起来,就冷冷清清的,一点人都没有,让人有种……怎么说呢,很奇怪的感觉因为下面人很多,你却要假装,你在很多人面前说话,不止如此……你还要天天装孙子,你还要跟一个没啥用的人,在那边委以虚蛇。真的,不是一个,是好几个……就很烦了,因为根本不想这么说话,偏偏要这么说话,我明明不信佛,要装成全世界最好的信徒,然后还需要在此同时本色出演一个诈骗宗教的良好教徒……,这样子就可以感觉你是个坏人,这样子好人就不会跟你走了。

  所以所,这种事情,演技很重要——这样子,你可以免去牢狱之灾。

  然后让我们来把目光,来到下面的观众席,下面,有一个人。

  他戴着一副墨镜,就好像是一个……酷哥?然后,直到看到他手边的一根导盲杖,你才知道,他其实是一个盲人,而且不仅如此……他是一个,是一个很诡异的人,他脸上就好像一点表情都没有,从胸口的祈福,看出来对方的心跳特别规律,而且很……很奇怪,不知道为什么,就好像是一个一点感情都没有的杀手,当然,看这个人,不仅仅是一个盲人,还是一个瘸子,看来他完美适配那根奇特的拐杖。

  “上面的大师傅,麻烦告诉我一下,我现在有没有朝向你。”下面的墨镜人就这么说了一声,然后两只眼睛好想看到了薛止。但是,正是因为直视,却让的薛止看到了那一双,眼中没有任何黑色,与之相反,全都是一片白色,就是全部都是白眼那一种,没错没错,就是《火影忍者》那里面的白眼。

  “嗯……您。”薛止刚刚咬开口,就被对方打断了话语。

  “好的,谢谢,我听见了,没事,我知道了,我是向着你的。”笑了笑,面前的墨镜人摸了摸手上的一根拐杖,就好像有种气势油然而生,就好像是……

  “生死有命,富贵在天。”没错,就是那个大混子。

  这么说不太礼貌,但是看着面前墨镜人缓缓将手扶到拐杖上面,缓缓握紧,然后又一下子松开,就好像什么都没有发生一样——没错,差不多就是这个概念,没错,此时他面前,这一个墨镜男,就是这种状态,狂。非常狂,然后眉宇之中,有一种凶戾的气息,就显得很乖戾……

  让薛止有一张面对着,一种……洪水猛兽的感觉,明明没有双眼,迸发出来的气势,却如同洪水猛兽一般,厉,害。

  薛止轻轻笑了笑,声音传入了对方的墨镜人面前,如同……如同闲云野鹤,不羁于天下,乘风破浪,直挂云帆。

  “哈哈,说笑了,先生的听力,真的是很好。所以说啊,我觉得,可能……我的提示有点多余,先生,应该不止能够听到这些,另外,其实呢,本场地利器,尤其是刀,不能带入……先生,您拐杖里面的匕首,可能需要……”

  “咳,没事……年轻的时候惯了,一时没有控制好,就带过来……不过,先生你恐怕也不一般,您的衣兜里面传出来了,硬币和刀具的碰撞声音。不得不说,刀刃的材质很不错……是大马士革?”

  “爱默生。”笑了笑,薛止缓缓走上了台子、

  “先生,还有五分钟,不介意的话,我们还可以下一盘棋。”

  然后薛止便是取出来了一盒……象棋。

  马走日,象走田。

  “先生,不介意,来一局?”

  “没事……我的棋艺,还可以的。”笑了笑,面前的墨镜男也不出声音,静静等着,薛止将那一副棋子摆好,放在面前。要知道,象棋,不同与围棋,在于……棋子少,表面有凹槽,很适合盲人,尤其是……记性好的。

  两人,便是……一来一回地,开始下着。十步,二十步……双方除了互相之间,换掉了两个兵,一个子,都没有掉——滴水不漏。

  “很久没这么激动了。”薛止哈哈笑了笑,然后擦了擦额头的汗水。

  “你也是……”盲人笑了笑,没说什么。

  眼睛虽然盲,脑子,还是没有傻掉,自己是什么水平,自己不可能不清楚,也就是说,这一切,都是这个样子……自己,好像确实,很厉害。

  嗯,我的象棋,本来就算是下输了,也没事……本来以为自己以前就是一个臭棋篓子,没想到啊……自己本来想掉价,不让这个人产生什么情绪,没想到啊,我是万万没想到,我以前竟然这么厉害。

  薛止此时,头脑其实很多汗水,不是因为什么奇怪的思考,还有一来一回地走。

  最重要的,是因为薛止根本……不知道自己应该开心,还是伤心,就好像……力气很大,你都不知道该怎么样表达自己的力量……然后你某一天发现自己,哇,我力气好大!

  然后你就手一滑,duang……你的脚被狠狠地,砸到了,很痛很痛的哪一种。

  我说啊这个可真的是……痛彻心扉?

  好吧,好像确实如此,既然这么说的话,自己倒是搬起石头来,砸自己的脚。

  两人的速度都很快因为,思考的速度很快,就好像当初某个小胖子和一个长脸怪下了一盘棋局,不过……面前是个盲人,还不是最终的真正的boss,只不过是一个……是啥我要知道,我就不搞什么诡异的幺蛾子了。

  我还跟这个人下棋?我就直接一巴掌甩他脸上……在我面前摆这副臭脸,真的是,很不明智的行为,起码……我不喜欢,没错——不喜欢。这种事情,就好像收到了侮辱,就好像是一种鄙视。当然,自己……不在意这种鄙视,好像脑子里面那个人很杂役,说什么自己出去一分多钟就能够把对面剃成光头……老人家,还是最好,还是忍让一下,这样子不是好习惯,尊老爱幼!

  什么是尊老爱幼?

  当初面对一群精神有问题的孩子,我没说什么——这个是爱护小孩子,当初……当初面对这些什么奇怪的有事没事瞎搞,在自己面前催促,说要见到那个赵德扑街仔的,那群孩子……自己还不是好好安慰了?自己多好一个人,怎么就这么多人都没有领略到,我是多么善良的一个人啊……好吧,我是很善良的。

  就像面前这个老头子……该死的,我的车!

  好的,一分钟,一分钟搞定,好吧,剃光头,剃光头……

  嗯,五分钟,六分钟……好的,光头新鲜出炉,就只剩一个老将在那边跑来跑去躲来躲去,就好像是一个什么都不会的,什么都干不了的无能人士……当然了,这个光头……也是有代价的,那就是薛止除了一个车,也就没别的了……嗯,还有一个“士”对吧,很好,自己还多俩。

  嗯,但是……和棋了诶。好吧,就这样了,唉……不开心!本来可以赢的!你这个……你这个莽汉!

  书呆子,你有本事再说一遍……动脉嘿嘿,静脉……

  “你这个莽汉!”

  “嘿嘿,你死定了,我告诉你,你今天……”

  “别给我吵吵,我问你,那个马,你就是有意的!”

  “那又怎么样?有意的?怎么?”

  ……

  好的,不看这个如同精神分裂的憨憨,我们去看对面的盲人,对面的盲人手在棋盘上随手摸了两下,然后憨憨一笑。

  “我就说吧,我不会记错的……和棋,嘿嘿,我最擅长,和棋。”就如同意味深长一般,面前的老男人,哈哈一笑,不仅如此,而且露出了……几颗大金牙,充分体现了暴发户的潜质。

  嗯,不过,这个也是有技术含量的暴发户,不像某种热,两手空空,啥都干不了,说起来……这个暴发户,比富二代好多了,人家自己是暴发户,他的儿子,不就是一个富二代了?是不是一个道理?所以说,如何尽情地鄙视富二代们——你只要成为富一代,就可以比对方高大一个辈分——什么是一个辈分呢?就是说,他要叫你叔叔。

  啥是叔叔?也就是说,你凭空变成了对面父亲那一辈。

  嗯,很有道理,这个时候看着对面这个小子,就很解气,就不知道为什么,莫名有种诡异的快感……黑黑黑黑。

  我是你的父亲……

  嗯嗯,根本没有这种事情,我什么都没说,好的吧,知道了吧,即使你们知道这个伏笔是什么东西,一个都不能说……

  “咳咳,本人很高兴大家的来访……贫僧今年二十有三,是一个青壮年,自然比在座的老大爷,都要年轻不少……至于说到佛理,大家应该都不懂,总结来说,就是四大皆空,般若波罗蜜多……”


重要声明:小说“都市演绎法”所有的文字、目录、评论、图片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来自搜索引擎结果,属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阅读更多小说最新章节请返回飘柔文学首页,小说阅读网永久地址:PRWX.CoM
Copyright © 2017 飘柔文学-飘越天空的小说阅读网 All rights reserved.